GlassFish.png

千年灵鱼是一种散布在夜灵平野上的玻璃雕像。它们身上记录着Ostron和平野的相关知识。

当玩家对它们进行扫描后,资料库中的碎片项目下的对应条目就会解锁。条目中还藏有Onkko的解说。

千年灵鱼碎片剧情:
查看千年灵鱼碎片列表
LotusArrow3.pngLotusArrow3.png
夜灵平野
1KyoFish 01 Plains of Eidolon.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这里是 Unum 的战士,Gara,与妄图夺取高塔治愈能力的巨大 Sentient 决战的场所。如今这些 Sentient 的残骸已经变得衰退而混乱,在平野上徘徊——寻求再次的凝聚,而 Ostron 但愿这永远不会成真。

Onkko的讯息

于 Orokin 陨落后的时代中,Ostron 人的多支庞大的家族逃散到了整个太阳系中,通过他们巨大的浮空市集四处漂流、居无定所。

古老的历史
1KyoFish 02 Ancient History.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许多问题仍然存疑:希图斯真正的历史是如何的?谁又是 Unum,她又与那座活着的塔共存了多久?她和夜羽的关系是如何的,而夜羽们又是为了什么样隐藏的目的而工作?档案保管人,Onkko,保存了大量民俗知识,但其中又有多少是真实的?

假如说,事物的演变蕴含着阴谋,视野有着终点,那么有一件事是确定的:Tenno 来到希图斯绝不是偶然。

Onkko的讯息

就在此时一对年轻人相爱了:女子名叫 Er-Phryah,而男子名叫 Mer-Sah。Er-Phryah 来自 Yingbindunyai 家族(意思为“伟大的结合”):这是一支极其古老而富有、并亲密团结的大家族。

塔内的肉
1KyoFish 03 The Tower's Flesh.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当心!当心!清空入口4-2-7-5!冲击载荷已经附着!疏散爆破方向五百米内!准备好点火!准备好点火!”

Unum 详细列举了她哪部分的神殿身躯可以被收割,以及何时收割。以这种方式,她的身躯可以永续地再度补充,使得她的子民有肉可以贩卖,有神殿赤毒可以精炼,有油脂可以制作非凡的药膏。偶尔,在她的基质下裹挟着稀有的发现:失落的科技。原初精华。这些东西诱惑着全星系的旅行者们,也因此成为了她的子民的宝物。

Onkko的讯息

然而,Mer-Sah 并不来自任何家族:他的家庭多年前就被 Grineer 粉碎了。他当时是希图斯,意为“没有土地,没有家族,随时可能在风中飘散成灰的人”。

Er-Phryah 被重重家族呵护,而 Mer-Sah 只是孤身一人。

Ostron的俚语
1KyoFish 04 Ostron Patois.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Swazdo-lah - 常用问候语

Sho-lah - “再见”

Surah - “朋友”

Dah-dap - “谢谢你”

Ai yo - 常用惊叹词。可以被理解为“我的天”

Lok heb - “打招呼”

Chut! - “安静!”(征求语气)

Kruna metta - 表示恳求。“请”。

Khanung! - 表示警告。

Utz - 表示通用的语气加强,置于形容词之后。(“我高兴 utz”。)“非常”

Doh-ga - 表示紧急。“赶快”

Onkko的讯息

不过,在 Er-Phryah 眼里,Mer-Sah 是一位诗人,能够看透万物之美、能聆听宇宙的低吟。“我知道个地方,”他说道,“在那里我将不再无家可归。有一个声音,将我引领到那里。跟我走吧。”

收割工具
1KyoFish 05 Tools of Harvest.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Unum 献出了自己,决定了她哪部分的神殿身躯是可以为了希图斯而收割的。钻工们爬上巨大的脚手架,把神殿的墙壁凿除孔洞,然后在其中填满强力的冲击载荷。“准备好点火!”的呼号响彻屋顶,所有人都知道要撤出爆破方向的街道和小巷。爆炸物割开了神圣的肉,使得大块毯状的肉松动,随后被钩镰拉扯下,并滚落。接下来就是灵巧的气球空投手的工作,将这份宝物送到下方的屠户手中。

剥皮手:这些人切开神殿的肉。

爆破手:这些人将冲击载荷安置在选好的线路上,并且“点火”,使得切开的肉松动,好让气球挪走。

回收手:这些人负责在每一班结束时拧出所有的油脂。

Onkko的讯息

但是 Er-Phryah 的父亲早已被财富愚钝了头脑,他厉声否决了他们的爱情。Mer-Sah 被抛出了浮空市集,而那里正是他挚爱的家。

Grineer的挖掘
1KyoFish 06 Grineer Excavations.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也许这是 Sentient 的身躯四散在平野的副产品。也许这可能是高塔坐落在这里的原因。或者,也许,只是巧合......但是平野有着丰富的矿物和资源。因此冒着被 Ostron 人报复、激怒 Tenno 和惹怒夜灵的风险,Grineer 在这里进行着采矿。

Onkko的讯息

Er-Phryah 和 Mer-Sah 一同私奔了,就像所有情人那样,从此以后就杳无音信。她伤心欲绝的家庭以为 Er-Phryah 死了。她的父亲临终前,紧紧握着女儿的宝石浮雕,内心却无比平静,他觉得很快会在月光照耀的来世与她相见。

增幅器
1KyoFish 07 Amps.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夜灵并非平野中一般的野兽,寻常猎人的工具难以使其屈服。这些“增幅器”,能将操控者的意志聚焦成致命的光束,最终得以将这种庞然大物击倒。

Onkko的讯息

数十年后,在星球被毒化的地表上,进入古老 Er 轨道的飞船定会被一位老妇人招呼,她的声音文雅而又知性。商人们会向她求助、向她问好、向她提供关于他们家族和生活的最新消息——但是他们从来不曾了解这位女性一丝一毫,只知道她有一位丈夫,而他们,不知怎的,幸福地生活在这个恶劣世界的剧毒表面。

这位老妇人每次——每次都会询问商人们关于 Yingbindunyai 家族的消息。

希图斯的夜羽
1KyoFish 08 The Quills of Cetus.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行事隐秘而又备受尊重,夜羽是 Unum 最亲密的信徒。陌生而又高冷,他们与她以及他们之间的纽带通过因果产生了一种奇特的关联。

“我们是组成 Unum 的无穷视角之一。我们监察,我们预测,我们斡旋。”

Onkko的讯息

Yingbindunyai 的拾荒者前来搜索他们失踪的女儿的迹象。

当失散多年的孩子用脆弱的声音回应时,喜悦已不足以描述他们的情感。

你们会寻见我们的,她传来的讯息这么说道,跟随我们爱情的光芒。

希图斯的商人
1KyoFish 09 Merchants of Cetus.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依恋是一种痛苦。不论你希望获得什么还是失去什么都是一道门,门后则有着恩典。”

“我的门是一批红化结晶,而打开它的代价是......?”

“3000 现金,不含税。”

Onkko的讯息

Er-Phryah 吩咐他们在一座宏伟的 Orokin 废墟周边建立了住所,允诺他们这将会是万代昌盛的源头。

Yingbindunyai 家族乘坐巨大的浮空市集而来。在那里,在参差的海岸线边,一点光闪烁着。请跟随我和 Mer-Sah 爱情的光辉,她的讯息这么说道,并保佑你们远离一切危险。

Orokin的残迹
1KyoFish 10 Remnants of Orokin.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Orokin 帝国也许早已衰退在了历史的迷雾中,但是它所留下的被存活下来的人重新地改造了。

Onkko的讯息

易怒的 Grineer 对此愤恨不已,并试图阻断他们的通路,然而一旦接近那座远古 Orokin 高塔,就会发现通信被静默、引擎熄火,连武器都变成了一块废铁。

Grineer的巨牙
1KyoFish 11 The Grineer Tusks.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被派向平野来协助驾驭和理解夜灵,这些突击部队监守着 Grineer 的行动。他们静候着天明,在那时那些迟钝的 Sentient 的力量也许会有所收敛......并且被希图斯的墙所消耗。

Onkko的讯息

她是白昼的存在;他的丈夫,则是夜晚的精灵。Er-Phryah 是陆地的女子;Mer-Sah 是海洋的男儿。Mer-Sah 理解了存在于 Er 之中摧枯拉朽的时间巨力。作为回报,Er 将自己古老的碎片赠与 Mer-Sah:这些古物在千年海浪的冲刷下已近乎无形。

Mer-Sah 致力于寻找被遗忘、被抛弃的圣物,并从中获取智慧。

拾荒的生活
1KyoFish 12 Scavenging Way of Life.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通过从废物中搜刮价值,Ostron 的家族已经在这座曾经辉煌的 Orokin 城堡的骨架上建立了一处堡垒。在 Ostron 人眼中,所有的东西都有其他的作用,现在无用的事物以后可以起到有益的作用。

Onkko的讯息

几十年之后,Mer-Sah 收集了一小批这样的礼物——少到仅需要两手就可捧起——但是从中他理解了一整个世界的生命历程。也因此他与海之生灵达成了协定。

收割高塔
1KyoFish 13 Harvesting the Tower.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毯状的神殿肉被下放到等待的屠户和剥皮手手中。气球空投手小心地维持着她精巧飞行器的稳定,而一块巨大的晾晒板就放在她的货物之下。一个老人发出了指令:"切断主线!"

Onkko的讯息

对她来说,在她独处的时间里,Er-Phryah 得以了解平野上的鸟类和动物,同样地,她也与陆地的生灵达成了协定。

即使是那些被扭曲的夜灵们——此世界与彼世界的生灵,也与他们和平共处,使得高塔周边的地区对 Ostron 人安全。

希图斯
1KyoFish 14 Cetus.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尽管他们的浮空市集可以定期往来于始源星系的航道,希图斯仍然是 Ostron 人的家:这是一座交易中心,全星系的旅行者在这里碰头,安全地交换信息、商品和掠夺品。这里受到 Unum 定下的交易商谈法律的保护,免受 Grineer 和 Corpus 的影响。

Onkko的讯息

位于此地中心的就是这座高塔。而位于高塔之中的就是 Unum:即是那声音、那力量、那在许多年以前以此为目的将 Mer-Sah 和 Er-Phryah 唤来。

但是 Unum 是另一个时代的存在,那则是另一段故事了。

Ostron的工匠
1KyoFish 15 Ostron Artisans.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Ostron 重商的拾荒文化促成有着丰富传统的工匠,他们善于多种风格,能够将手中任何的材料化腐朽为神奇。神殿收割的一个副作用就是产生了金色粉尘的小雨,这导致了一种退行性疾病,被称作“镀金肺”。为了预防这种疾病,对面具的需求形成了希图斯独有的面具工艺传统。

Onkko的讯息

Ostron 人将村子命名为 Karifamil——“家族与繁荣”。Er-Phryah 为能再次见到她的家族而喜出望外......但 Mer-Sah 从来不曾踏入 Karifamil,因为在那里除了 Er-Phryah, 没有他的家人。

Er-Phryah 被带回了家族,而 Mer-Sah 也不感到怨恨。她终有一天要回到她的家庭,Mer-Sah 早就明白。

夜灵兆力使
1KyoFish 16 Teralyst Eidolon.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在落日时从湖中升起,又赶在黎明前回归,这些头脑简单的庞然大物游荡在夜晚的平野中,咆哮着搜寻依稀记得的一件事:完整性。完全性。所幸,他们再也无法回归,那种智慧和恶意。

Onkko的讯息

Mer-Sah 双手捧起这漫长一生中海洋赠与他的宝物,将它们带上了船。他于午夜航行出海,他将这些礼物送回了深海......自己也魂归于此。

但对于一个经历了一个又一个轮回的世界而言, Mer-Sah 踏入的并非死亡。Mer-Sah 踏入了这片午夜的海洋,坠落其中。他沉的越深,就变得越庞大。

Er 的大洋就是这样变成了千年灵鱼的家:传奇、庞大而又隐匿,得见一眼就可改变人的一生。那是 Er 伟大的远古精灵之一。

Ostron人
1KyoFish 17 The Ostrons.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我们是一个奇迹。百万分之一都未必有的可能性。我们的存在是所有的存在中最脆弱的。明天,我们就可能被消灭,然而单单凭借智慧,我们经受了数个千年。”

Oro-kin-ka:曾经生活在希图斯的 Orokin 人的灵魂居所。通过给灵魂一间小屋子住,Ostron 人希望 Orokin 的幽灵可以不来打搅。据说会带来好运。

僧水:Ostron 人门外的瓮,灌满了清水,给云游僧喝的。其他人不可以喝,尤其是异世者。

Onkko的讯息

陆地的精灵们感受到了 Er-Phryah 的哀伤,Mer-Sah 葬身于海之精灵使它们悲痛得近乎疯狂。协定也因此破坏了,动物和夜灵们又一次回归了野性。

于是 Yingbindunyai 家族的人重建了 Orokin 长城,在过去数个世纪的岁月中,环绕着熠熠生辉的高塔......此外,他们再也不会在夜晚闯荡平野。

平野的生物
1KyoFish 18 Plains Animals.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根据我在平野的经验,自然适应得远比我们要快。秃鹰会在 Grineer 的通信塔上筑巢,不断注视着严重受损的 Sentient 驱壳,库阿卡啮齿类已经将之变成了自己的巢穴。Teasonai 大师对我的分类工作帮助很大,他竭尽所能地驯化了各种野生动物。”——Onkko,希图斯档案保管人。

Onkko的讯息

村民们决定,由于他们的家园再也不适合 Karifamil,“家族与繁荣”,这个名字。从今以后村子将被称为希图斯:没有土地、没有家族,这里是所有如同风中飞尘之人的家园。

Er-Phryah 在那里度过了她的余生,并且在她余生的夜晚中,她坚持在 Cetus 长城的顶部守夜,望向海的那一边。因此有些人说,偶尔会见到一条巨大的鱼,仿佛是午夜海上的一座岛屿一般,回望向她。充满着爱意。

希图斯的生活
1KyoFish 19 Life in Cetus.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海鸟的鸣叫。神殿血液弥散的轻微味道。孩童的笑语。商人和小贩的叫卖声。逼近的航天器的轰鸣。遥远而阴魂不散的夜灵咆哮。这就是希图斯。

不太有什么会触怒一个 Ostron 人。仿佛他们可以与任何东西和平共处。异世者觉得,是因为 Unum 的近临提供了一种舒适感。或者也许神秘的夜羽的一些乐观认知对他们产生了影响。

Onkko的讯息

据说就如同过去一般, Mer-Sah 继续监护着深海,和陆地上的 Er-Phryah。她经常会站在她丈夫的海边,说着一些只有灵魂相连之人才能理解的话语。

Unum
1KyoFish 20 The Unum.png
星球 扫描次数
地球 (夜灵平野) 1
碎片记录

“如果 Unum 同你对话,旅行者,那是因为你拥有能听见的能力——虽然起初你可能不会这么认为。”

那个存在以 Unum 之名为 Ostron 所知,而无知的异世者称之为“墙”,她因为可以预知未来而名声远播。那些拥有卫星星球的富人远道而来,希望得以聆听。但是财富对于 Unum 来说没有用处,因此她自己决定何人、何时能听见她。

Ostron 人相信她位于宇宙的中心轴上,聆听着因果的无尽诗集。

有些前去她房间的参观者离去时大为失望,有些却兴高采烈,也有些怒不可遏。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她所透露的信息将会改变接收到之人。

Onkko的讯息

当 Er-Phryah 终要过世的那天来临时,她的家人将她埋在了陆地上。

一条巨大的鱼从海中望来,并为她守望,整整十天十夜。

当它再一次沉入波涛之下后,就再也不得所踪。

有的人说 Mer-Sah,亦即是千年灵鱼,为了他们的故事再次被传颂,等待至今——由此他和 Er-Phryah,他的挚爱,将有朝一日得以再次团聚。

位置

雕像在夜灵平野上的出现位置都是固定的。下方的地图会对其大致地点进行标记(点击标记以查看该处雕像对应的条目名称),具体位置请参照每个雕像的扫描截图。

概览

具体位置

进入洞穴后的第一道Grineer门上的角落里。
使用附近的炮座壁垒对蓄水池上方的风车叶片进行射击,使其停止运转。
骇入风车下的控制台,蓄水池中的水就会被清空。
灵鱼雕像就在水池里的一根管道内。

如果玩家能找准位置,即使不进行上述操作,依然可以扫描到这个雕像。

进入洞穴。
在洞穴深处的角落里找到雕像。
Grineer营地上方的一块巨型残骸上。
Grineer营地的大型建筑顶端。
一架起重设备的支架上。
一个弧形残骸的尖端。
一个大型Grineer建筑顶部的凹槽中。
进入洞穴。
洞穴内发光体旁边的阴暗角落。
一块残骸的尖端。
雕像藏在海边的岩石中,站在水中突起的一块岩石上朝陆地看就能发现它。
离岸较远的一块孤立岩石顶端。
Grineer洞穴入口附近的一块Orokin残骸下方。
溪流上游的一块岩石下方。
一块巨型残骸下面。
湖中的一块弧形残骸顶部。
一个类似于信号塔建筑的顶端。
靠近平野边缘的一块岩石上。
附近洞穴中水塘旁的岩石下。
海边的一块孤立岩石的缝隙中。


奖励

在扫描过所有的千年灵鱼后,玩家会收到Onkko发来的信息:

搜寻已经完成

你历经万难找到了我所有的鱼。然而,你的成功一直为人所知。你可以发现其中更深的奥秘吗,那隐藏的一层?为了纪念你的成就,夜羽授予你这尊雕像。

与这条消息一起送来的还有千年灵鱼小雕像

附注

  • 尽管雕像总会出现在固定位置,但它们只能被扫描一次。
  • 在扫描灵鱼时,结合扫描器的交叉矩改造器不会生效。
  • 赫利俄斯可以扫描灵鱼。
  • 千年灵鱼小雕像的外观与塔洛有些类似,这种鱼会在海岸附近的水域中出没。

更新历史

夜灵平野:热修22.3.2 - 2017年11月16日 (四)
  • 修正了重新扫描灵鱼雕像会奖励额外奖杯的问题。
更新22:夜灵平野 - 2017年10月13日 (五)
  • 首次发布。

漏洞

  • 对灵鱼进行标记时(默认键G)并不会显示特殊的HUD图标。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