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堕落者
(英文名:Corrupted Ancient)
OrokinHealingAncientAvatar.png
简介
派系 IconOrokinB.svgOrokin
类型 治疗, 近战, 击倒
武器 Claws, Tentacle
详细资料
化石 400
Slash b.svg+  Blast b.png++  Corrosive b.png+++ Cold b.png  Toxin b.png−−VoidTearIcon b.png−−  Radiation b.png−−−
部位倍率 头部:2.0x
四肢:3.0x
击杀经验 150
基础等级 1
等级变化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160
JavaScript未加载
设定等级 ---
有效生命值 ---
其他
资料库扫描次数 5
掉落MOD 15 內融核心 1.1382%
充能反弹 1.1382%
50 內融核心 0.2211%
磁浮 0.2211%
巨林冲击 0.2211%
狂战士 0.0303%
随机应变 0.0303%
掉落资源 当地资源 4%

「她死了。」皇家护卫 Menz 不耐烦地说道。

「不,她还没死。」我很确信。

我们的船近两天内在新乌斯马尔的古城中心着陆了两次。我们赶往下议院的入口,一个以岩石雕刻而成的迷宫。在后面跟随我们前进的是一整队的守卫及恐鸟。

Menz 又问了一次:「 你为什么能如此确定?」

「我们已经链接在一起一个半世纪了,我很确定。」要将我与 Remballa 之间的秘密直接说出来的感觉十分奇怪。那种链接的感觉,当我俩有人状况不对时,另一人的心中就会涌现出这股焦虑。昨天我曾感受到一片空虚,因为我以为感染者杀了她,而今天早上与她链接的喜悦又回来了。

我们是被特意培育出的双胞胎,经由基因克隆和修复使我们都能操作络析装置。Orokin 的人有着美丽且对称的多样脸孔,而我们的右侧太阳穴却有着络析装置的突点;他们的肌肤如丝绸般光滑,而我们身上却遍植了一条条的金属仪板、手掌中则嵌入了络析装置。我们的模样让 Orokin 的人倍感不适,而他们也毫不隐瞒其厌恶之情,直到他们生病或受伤时才会认为我们是他们的救星。但这一切从未困扰过我,我深爱着我的孪生姊妹,而我们已拥有彼此。即便在这梦靥当中我也不会离她而去。

Menz 的脸上浮现犹豫,虽然我握有指挥权,但若他一旦犹豫,士兵们也将会随他而去。我需要逼迫他协助我:「如果你是 Tenno,这就不成问题。」

「那些背叛者......」他就此打住「听着,Remballa 已经走了,感染者在昨天杀了她,我们都亲眼见到了。」他的挫折感越来越重「该死!这本来是个救援任务,我们不能——」

「这仍然是救援任务。」 我打断他「Menz,你是想退休回家,或者你还自认是名皇家护卫?」我知道这话非常刺人。

Menz 僵住了,过去他曾被人抛弃过,而这次他将不再让责任从他指缝间溜过。Menz 凝视着我:「你真的愿意因为那股感觉,而冒着变成感染者的风险?」

我点头,答案是肯定的,就为了这感觉。

「很好,络愈使 Ontella。」Menz 转向他的队伍:「准备好。」

我们进入了地下信道,随着我们一步步朝黑暗中前进,武器的光照亮了遥远的过去由红岩雕刻而成的商家与住宅的轮廓。这座城市几乎跟火星的大气一样古老。一切十分安静,仅能偶尔听到士兵们靴子踏碎骨骸的声响。在三天之前这里还是个繁忙的街道,而现在,染血的衣物碎布像纸屑般洒满整条信道。我们从隧道走出、进入了幽深的拱廊。这里是旧市场路,Remballa 带走我的地方。

「我们很接近了。」我说道。

「它们来了!」皇家护卫 Menz 吼着, 大量生物从每一扇门窗后朝我们直冲而来。它们的指爪、牙齿与眼眸看起来是如此地熟悉,是什么样的生物会有着如此的眼神?

「围成方阵!」Menz 下达命令。我们退到墙边并让恐鸟们形成一道外墙,守卫们则在恐鸟之后,将我们围在中间。

我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在络析装置上,经由这项装置我能感受到每一名守卫的状况。一名中士的腿被割开了,我立刻将我的能量传向他,他的伤口复元后便再次投身战斗。酸液喷溅在一名士兵的胸口上,我将能量导向她以减轻疼痛、消除伤害,让她得以存活。 没有了 Remballa 让这一切更加困难。 这时另一名士兵的喉咙被咬断、已经奄奄一息,我已无法再为他做些什么,仅能抑止他的疼痛让他获得安息。开火的频率渐缓,我们把它们逼退了吗?

我睁开双眼,看到恐鸟的激光烧毁了最后几名攻击者。我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我并不是战斗用络愈使,Remballa 与我是救援人员,我们的职务范围是处理疾病与疫情,不是应付刚刚这种场面。

我突然感觉到那股熟悉的链接,Remballa 的能量波导向我这里。「她要来了! 」我大喊。

「你说什么?」皇家护卫 Menz 猛地转向我。

「我不确定。」我指向大厅出口「从那个方向,她要来了。 」

「是更多的感染者!」一名士兵指着同个出口大叫。

几名扭曲的身影一跛一跛地走了出来。这几个不一样,体型更大、移动更慢。不晓得为什么我知道 Remballa 就在其中。恐鸟们开始射击,我想要它们停火但却束手无策。我感觉到等离子在烧灼那些生物,然后感觉到 RemballaI 在治疗它们。为什么? 现在感觉变成了好几道,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她。这没有道理,除非...... 她就是那些生物。它们承受着我们的炮火、不断地前进。当子弹削过它们的不断再生的血肉时,我感觉到 Remballa 在发抖。它们是络愈使感染者,我的治疗者姊妹变成了怪物,要来杀了我们。

更多感染者扑了上来,我感觉到它们仍持续受到治疗。在我专注时第一波攻势已突破了我们的防线。恐鸟们倒下、士兵们被压倒,肉体被尖牙撕裂。 我再也无法承受、无法控制,士兵的痛苦回流到我的身上,我几近崩溃。某种生物的下颚咬住了我的脚,感染毒素进入了我的血管中。

然后我感觉到另一个存在,还有其他治疗者?我以前有过这感觉...... 这是...... 这不可能...... 我睁开眼睛,却被一道强光闪到眩目,难以视物。 接着传来一阵像是千支水晶高脚杯同时碎裂的巨响。最后一切终于回归沉静,感染者都死了,我现在什么都感应不到了。

直到我的眼睛重新适应,我才发现我的周围满是尸骸。我看见某样东西一闪而去,留下了一道银色与金色的痕迹。它直直飞上洞穴的墙壁,接着消失在阳光之中。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我吸了口气,一阵痛苦传遍了全身。我的腿已经遭到感染,很快就会遍及全身。我不太在意,我的姊妹死了...... 现在,轮到我了。

一道影子遮住了我,抬头一看,是 Menz,他还活着。他低头不语地看着我,接着拔出他的巨型战斗刀、高举过头——

「Menz,等等」我低声道「抱歉,我......」

突然,他的刀刃切穿了我,我痛苦的卷曲成一团。

他紧抓我的肩膀「快治疗你自己!」

他切除了我受感染的腿,肾上腺素在这时发挥了作用,因为我在晕眩中仍直起了身子。

「该死的,Ontella」Menz 更大力地摇晃我「快治疗你自己! 」

我的本能取代了意识,我专注将所有剩下的能量透过装置传递到伤口上、止住了流血,也中和了残存的毒素。我差点晕了过去,我已经耗尽了所有的能量。

Menz 将我扛在他的肩上「我要带你回船上」,接着便步行离开。一部分生还者和机器人也跟在我们后面。

当我们抵达安全处时,我咳了几声、低声对 Menz 说道;「我又感觉到她了。」

「她死了。」

「嗯,她死了。」

远古堕落者是一个受 Orokin控制的 Infested 远古治愈者. 就像他的 Infested同类一样, 远古治愈者 向周围扩散一个光环,该光环能够为周围的友军提供一个减伤buff。

  • 远古堕落者与远古治愈者同样会代替受光环影响的友军遭受异常状态
    • 该效果在多个堕落者存在时无先后次序,而是同时将异常状态转移到多个堕落者身上。

小常识

  • 由于远古治愈者是唯一一个在虚空里出现并且可能被困许久的Infested,可以推测远古治愈者是远古者最早的形态。
  • 更新 16.8,之前, 远古堕落者是游戏中唯一一个 与其普通版本能力不同的堕落者敌人。拥有-更新 14.0 之前远古治愈者的行为和能力. 这在以后的热修中修复,使其的行为和能力变得和远古治愈者一样。

影音资料

更新历史

另见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