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员
(英文名:Crewman)

CrewmanDE.png

CrewmanNormal.png

简介
派系 IconCorpusB.svgCorpus
出现星球 金星
火星
木星
火卫一
欧罗巴
类型 远程
武器 德拉
普罗沃
能力 离子榴弹
详细资料
肉体 60
Slash b.svg+  Toxin b.png++  Viral b.png++  Impact b.svg  Gas b.png
护盾 150
Impact b.svg++  Cold b.png++  Magnetic b.png+++  Puncture b.svg  Radiation b.png
部位倍率 头部: 2.0x
击杀经验 50
基础等级 1
弱点部位 Torso
等级变化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160
JavaScript未加载
设定等级 ---
有效生命值 ---
其他
资料库扫描次数 20
掉落MOD 剑风 0.7587%
弹鼓 0.7587%
15 內融核心 0.7587%
有去无回 0.2211%
狂暴 0.2211%
收割螺旋 0.2211%
80 內融核心 0.0603%
掉落资源 当地资源 7%

他们打开舱门时,我正好撞见事情的发生:哲士在一道翡翠色般的刺眼光芒中迸裂。我认得她,她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学者,但她现在不过只是一团血雾与肉屑。

舱门内响起一串话:「船员计划取消,送下一个进来。 」

抵着我背上的步枪催促我进到里面。一张张巨大而神圣的苍老面孔出现在穹顶的投影当中。我走到房间的正中间,烧焦的气味呛得我喘不过气。当我跪在变暗的审判台上时,周围的人只是无聊的看着。

执行者 Ballas 的投影在我面前放大。我能看到他的纯洁、匀称和闪闪发亮的金色虹膜。他的声音如雷声般:「原则很清楚,你的罪刑是死刑,愿虚空宽恕你。」

当审判台开始发亮时,我起身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她不会原谅你的。」

穹顶中的面孔投影之间爆出了笑声。一人问道:「他说了什么?」Ballas 只是微微一笑,「你这是在挑战我们,哲士?」

「没错。杀了我,而你所宣誓要守护的帝国将随我一同死去。」

在 Ballas 转过头时,审判台瞬间黯淡下来,「上诉是有代价的,如果你败诉,你和你的家族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他们早已在不断扩大的荒地中受苦、他们早已付出了代价。而你愿意因为忽略我的解决方案而牺牲掉皇家的未来吗?」

「你的解决方案是受人痛恨的,就像你一样,它会被消灭。」Ballas 示意一名角落的守卫,「把证据拿上来。」

舱门打开后,一群守卫进来,枪口一致朝里边指着。当他们到达中央后便散开,露出了一个小推车。推车顶上是一个毫无动静的物体,大小和手差不多大,呈星形对称,有着无缝、雾面黑的外壳。

一个新的投影,执行者 Tuvul 飘进场中,「它看起来没什么危险。」

「没什么危险?」Ballas 朝着 Tuvul 的方向发声。他转向穹顶的中央,「让他们看看。」

守卫按照命令从推车边退开,并准备好武器。守卫队长小心地瞄准,将一发多用途弹射进我的发明内,两根肢体被撕裂,露出了有胶状光泽的内部。

沉默笼罩了穹顶,当 Tuvul 正摇头时,突然间那东西抽搐着了起来,坚硬的表面开始像液体一样起伏不定。一瞬间伤口就闭合了,那东西又变回了完整状态。而它被子弹切开的部位上则长出了机械,它的表面已与先前不同——更亮、更坚硬,足以抵御多用途弹。

当审判台上的投票灯亮起时,Ballas 看起来十分得意。

我知道我死期将至,因此我向他们吼道:「难道我们的祖先被火所灼伤,就从此拒绝火的力量吗?不,他们克服了恐惧,并学会如何控制火焰。七大原则根本就是个笑话。」

Ballas 的投影猛地冲向我:「Orokin 即是法律,法律即是 Orokin 本身。我们是无法动摇的,你的上诉被驳回。」

Tuvul 打断他:「我们的法律确实是神圣的,但你可别忘了那项〝计划〞,Ballas。 」他的脸转向我,「至今为止无数次的尝试都没能完成那项〝计划〞,那么这台机器要如何做到?」

我试着控制我的呼吸并说道:「过境 Tau 星系是相当冒险的。唯有自我适应和复制能力才可能让地球化过程得以完成。它们会适应宿主星球,并改造星球以等候我们的到来。它们能拯救你。」

Tuvul 低头注视着我,「那么当它们完成任务,要如何保证它们不会攻击我们呢,根据七大原则?」

「瑕疵。」

Tuvul 瞇起了眼睛,「瑕疵?」

「虚空对它们有害。一旦它们到达 Tau 星系就会被困在那里。它们想要使用轨道过来的话反而会毁灭自己。无论有何风险,始源星系都将——」

Ballas 喊道:「够了!背弃法律将会威胁到整个帝国。你们有谁能冒这个风险?」Ballas 显得越来越受挫败。

「整个帝国早已处在危险当中,」另一名执行者喊道,「或许你在火星的舒适圈待太久而没有注意到。」接着响起一阵掌声,而审判台仍未有任何变动。

「Ballas,你与我们缺乏共识。」执行者 Tuvul 喊道。

Ballas 的投影看似逐渐缩小,直到他终于打破沉默,「哲士 Perintol,尽管我仍坚持己见,」他的厌恶之情溢于言表,「你的上诉通过,你可以走了。」

法庭中的执行者投影一个接一个的闪烁消失,守卫则领着我进入大厅。当他的脚步声出现在我后面时,我吃惊的站在那里。

「你的表现比我所预期的还要更好,」这男人是 Ballas,不是投影。「看来除非即将面临失去的威胁,不然没有人真的了解他们想要什么。」他突然微笑道:「难道你不这么觉得吗,哲士?」

最常见的Corpus船员,携带着一把德拉步枪,并穿着灰色制服。小群的船员很脆弱,很容易被击杀,但如果遇到大量的船员,他们集火时可以轻易地击倒一名 Tenno。船员使用的德拉步枪明显比Tenno所使用的德拉步枪弱很多。

更新11之后,新增了一种船员。这种船员携带一把德特昂霰弹枪,并穿着灰白制服。他们的行为模式跟普通船员差不多,但能在近距离承受更多伤害。最好在他们靠近你前就先杀掉他们。

行动策略

  • Corpus船员会利用掩体,就像Grineer枪兵那样,也会投掷等离子手雷。
  • 尽管船员的德拉似乎比玩家所使用的德拉要弱,它们还是会造成比Grineer枪兵葛拉卡达更高的伤害。
  • 船员身边常常伴随着恐鸟或其他Corpus机械单位。
  • Grineer枪兵不同,Corpus船员更喜欢连续开火,仅仅在少数情况下会进行点射。
  • 在此建议Tenno应该避免攻击船员的头部,因为他们被头盔保护着,而其他部位完全没有护甲。
    • 然而,只要造成够高的伤害,你可以打下船员的头盔,然后你和你的队友将有更好的机会去爆头。
  • 船员的德拉有两个枪管去发射子弹,好让他们更容易击中在高处的玩家。
  • 由于Corpus倾向于能量护盾,Corpus船员都装备着强力的护盾。Magnetic b.png 磁力伤害,Cold b.png 冰冻伤害和Impact b.svg 冲击伤害都能有效并迅速的对付船员的护盾。
    • Toxin b.png 毒素伤害更可以无视护盾并直接削减他们的生命值。
  • 先对付拿着德特昂的船员再对付拿着德拉的船员,因为德特昂在近距离可以造成相当高的伤害。

变体

德特昂船员
(英文名:Detron Crewman)
常规 其他
CrewmanShotgun.png 出现地点 Corpus集气城市 资料库扫描次数 20
武器 德特昂
电击棒
掉落物品 / 奖励 MOD:
非凡技巧 0.7743%
粉碎器 0.7743%
15 內融核心 0.7743%
污染弹匣 0.1692%
震荡弹头 0.1692%
50 內融核心 0.1692%
沉没之爪 0.1692%
资源:
当地资源 7%
详细信息
肉体 60
Slash b.png+ Toxin b.png++ Viral b.png++ Impact b.png- Gas b.png-
护盾 150
Impact b.png++ Cold b.png++ Magnetic b.png+++ Puncture b.png- Radiation b.png-
基础经验值 50
基础等级 1

更新11中,叫做德特昂船员的特殊船员被添加。他们穿着的是灰白色战斗服, 与标准船员穿着的米色战斗服不同。

这些船员相当危险,因为德特昂的辐射伤害对Tenno使用的合金装甲是非常有效的。即使在等级匹配的地图中,这些船员也是很容易击败tenno的。

小常识

  • 船员以及其他Corpus单位(除了恐鸟和鱼鹰)拥有自己的Corpus语,在Update 12中被添加。
  • 船员的能量护盾在更新11中被添加。在此之前他们相当脆弱。
  • 更新11中对船员头盔的爆头系数被从2.0x削减到0.1x, (可能是由于引进了伤害),使爆头击杀船员变得不切实际。作为补偿,能够击落头盔的设定在之后的更新12中被添加。
  • 有个纹理上的小故障会导致船员穿的是红色的战斗服, 与技师一样。然而他们的属性和武器均与普通的船员相同。
    • 在入侵任务中也能看到他们, 而且也能在Grineer飞船中看到他们。他们似乎藏在船员宿舍中。他们也叫 “Corpus船员”,然而普通版的都叫 “船员“,而且他们的头盔不会被攻击所击落。

更新历史

夜灵平野重制:热修24.8.3 - 2019年5月11日 (六)
  • 修正由Corpus船员扔出的反静止目标雷设定为在落地后0.5秒内爆炸的问题。现在该雷和Grineer的手雷差不多一样了(3~4秒的存在时间)。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AlexXXX
0

需要点出的是,在船员结合铭刻具有误导性的名词,船员计划中的船员是指Zarimen Ten-0号上的幸存者。Ballas口中的计划尚不得知。

3个月
avatar
Lysinelai
0

这种理论也是有漏洞的。最主要的一点是,Warframe的出现是在Sentient入侵始源星系之后,从落银树庭任务中的文本来看,开发Warframe的时候Margulis尚在世。如果说此处的船员计划是指Zariman 10-0事件的话,那么此处被处死的显然就是Margulis。但是此时Sentient的原型才刚刚展示给Orokin高层,与之前的信息相悖。所以我的倾向是此处的船员计划并不是指Zariman 10-0。

3个月
avatar
AlexXXX
0

回复@Lysinelai:与其说Warframe出现在Sentient入侵之后,我更偏向于,当Natah潜入Orokin帝国后Warframe计划才得以重启,正因为重新见到被重塑成Lotus的Ballas,他才会在变节序言中表现的如此执着。

3个月
avatar
Lysinelai
0

回复@AlexXXX:从Excalibur的资料库文本来看,整个Warframe的理念都是在Sentient进攻之后才出现的。

3个月
avatar
AlexXXX
0

回复@Lysinelai:但是在内战和Rell的档案中的信息显示,Tenno们一开始并没有战甲,而Margulis的介入也在Orokin人巡回Zarimen 10-0号前。我所说的重启不是生产线的恢复,而是概念的发展。

3个月
avatar
Lysinelai
0

回复@AlexXXX:你说的这一点恰恰证明了Warframe这一概念的产生是在Sentient进攻之后(从Excalibur资料库推断)且Margulis仍然在世时候的(落银树庭任务文本中明确提到了Warframe这个词,而且不是回忆,是实时的记录文本)。

3个月
avatar
AlexXXX
0

回复@Lysinelai:Margulis一开始所支持的观点是给予Tenno们一件足够强的容器,但与船员档案中的哲士相反的是,她并没有拿出实际的成果,因为Technotype病毒还没出现,所以Helminth也没有出现,在变节序言的回忆中Ballas也和她说,她过早的揭示了她的立场而导致了被处决。而落银树庭的文档中也没有明确指出这位战甲的制造者和讯息中的Margulis有过切实的接触。

3个月
avatar
Lysinelai
0

回复@AlexXXX:“我的包都收拾好了,正准备离开。我简直不能相信我要和我童年的英雄一起合作,哲士Margulis!在通讯中,她说她需要最好的Infestation生物学家是……我觉得我的腿都快软了!”如果这还不算直接接触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定义直接接触了。

3个月
avatar
Lysinelai
0

回复@AlexXXX:“我童年的梦想已经变成噩梦。我不怪Margulis,她和那些还有我们一起工作的的孩子一样是受害者。起初,项目似乎是有疗效的,我还是我自己。但是现在……传识疗法正在变成一种武器。现在,我正在铸造这些被称为“Warfame” 的卑鄙武器,一切都为了一个目的:屠戮。”所以你的意思是说Silvana一直在和一个假人合作吗?

3个月
avatar
AlexXXX
0

回复@Lysinelai:在Tenno从虚空被接回的时候,Margulis就已经死了。这是从第二梦中得到的信息。所以参加Warframe开发的一直是Lotus。

3个月
avatar
千幻灵
0

回复@AlexXXX:我觉得Sentient又不是预言家,Natah潜入Orokin不就是为了毁灭Orokin的么,怎么可能去开一个Orokin最强对S武装的课题,这不是弱智么。Natah潜入Orokin的时间点应当是Tenno对S的战争十分顺利,Magulis被秘密处死后,Natah趁机潜入,带着Tenno就干翻了Orokin皇室,然后在这个时间点,这个特工被外力扭曲了意志,成为了Lotus。

3个月
avatar
AlexXXX
0

回复@千幻灵:我觉得我们都将这份资料的时间点弄错了,从受审者的语句中,可以得知,Sentient已经试图穿过虚空抵达了始源星系,但这些S非常脆弱,正如他所说的。但渐渐的S却弥补了自己的缺陷,这才导致这位负责人受审。而这件证物并非是将要发送到Tau星系去的,而是留下作为样品研究其弱点。受审者的上诉也并非控告自身无罪,因为其造物已经造成了损失,这毋庸置疑。他所上诉的,应该是将这些原型机作为实验样本,所以O才会发现古老的武器对这些敌人非常有效。而且Warframe的生产一直是由Ballas负责,M只是提出了理论,在Natah潜入帝国后被一些特工发现并用Lotus头盔切断了它的意识连接,使它从S中独立出来,从而产生了一个M的模拟人格,但Ballas并不知道。所以在变节序言中Ballas被Hunhow误导,脱去了Lotus的头盔,而当S的意识重新接入时,指挥官的传识才会被干扰。

3个月
avatar
Reasno
-1

:+1: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