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特昂船员
(英文名:Detron Crewman)
CrewmanShotgun.png
简介
派系 IconCorpusB.svgCorpus
出现星球 金星
地球
火星
木星
海王星
冥王星
欧罗巴
类型 远程
武器 德特昂
普罗沃
详细资料
肉体 60
Slash b.svg+  Toxin b.png++  Viral b.png++  Impact b.svg  Gas b.png
护盾 150
Impact b.svg++  Cold b.png++  Magnetic b.png+++  Puncture b.svg  Radiation b.png
部位倍率 头部: 2.0x
击杀经验 50
基础等级 1
弱点部位 Torso
等级变化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160
JavaScript未加载
设定等级 ---
有效生命值 ---
其他
资料库扫描次数 20
掉落MOD 非凡技巧 0.7743%
粉碎器 0.7743%
15 內融核心 0.7743%
污染弹匣 0.1692%
震荡弹头 0.1692%
50 內融核心 0.1692%
沉没之爪 0.1692%
掉落资源 当地资源 7%
房间的门被他们打开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发生的一切;那位Archimedian身上爆发出如玉的闪光,令人目眩。我认识她——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遗传学家。但现在,她除了血雾与血块之外什么也不剩。

里面传出低沉的嗓音,“船员项目被取消了。下一个。”

顶在我背上的枪口不断催促我往里走。苍老的面孔铺满了穹顶的投影,巨大而神圣。我走到房间的中央,焦糊的臭味令我难以呼吸。我跪到暗色的裁决台上,在我周围,他们看着我,满脸厌倦。

执行者Ballas的投影在我面前放大。我能看到他的纯净,他的匀称,他那荧着金光的美丽虹膜。他的话音如滚滚雷霆,“原则很明确。对你的判决是死刑。愿虚空给予你宽恕。”

裁决台开始发亮,我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我说道:“她不会宽恕你的。”

穹顶上的面孔爆发出大笑。其他人问:“他说了什么?”Ballas只是笑笑,“你是在挑战我们,Archimedian?”

“没错。杀了我,你们誓死守护的帝国也将陪我入土。”

裁决台突然暗了下来,Ballas转过头,“申诉必须承担后果。如若失败,你和你的Corpus就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他们在这蔓延的废土上承受了够多的痛苦。他们已经付出了代价。那么,你要选择无视我的方案,而牺牲掉宏远的未来吗?”

“你的方案是可憎的,和你一样。它将被彻底废止。”Ballas示意角落里的守卫,“呈示证据。”

房间的门打开了,一队守卫进入,枪口指向队伍的内部。当接近房间中央时,他们散开,露出了一辆小型推车。推车上摆着一件一动不动的造物,大小与手掌相仿。它的身体呈星形,对称,覆有哑光黑色的无缝外壳。

一个新的投影,执行者Tuvul飘入了房间,“它看起来无害。”

“无害?”Ballas冲着Tuvul的方向低吼。他转向穹顶的中央,“展示一下。”

接到命令,守卫们从推车旁退开,子弹上膛。领队小心地瞄准,一枪射入我那发明的体内。两段肢体被从骨架上撕裂下来,露出内部光滑、胶状的填充物。 沉默笼罩了穹顶,Tuvul摇了摇头。但突然间,那东西开始活动、抽搐,坚硬的表面开始出现波动的起伏。几息间创口闭合,它回归了完整。与此同时,新的机械结构已经从断裂的部位生长出来,它们的外壳不同以往——更光亮,更坚硬,已然适应了子弹射击的强度。

当象征着投票的灯光出现在裁决台上,Ballas露出了胜利者的得意。

死神将至,我向他们咆哮,“我们的祖先难道会因为火焰灼人而抵制其力量吗?不。他们克服了自己的恐惧,学会去控制它。你们的七原则同笑话一样荒唐!”

Ballas的投影向我疾冲而下:“Orokin即法,法即Orokin。我们不可动摇。申诉驳回。”

Tuvul打断了他,“我们的法律是神圣的,但别忘了计划,Ballas。”他的面庞贴近了我,“无数尝试都没能完成计划,这台机器又如何能完成它的使命呢?”

我喘了口气,说道:“前往Tau星系的行动是很冒险的。只有适应与复制能够完成地球化的任务。它们将在行进中建造星际轨道,它们会适应宿主星球的环境并为我们的到来做好万全准备。它们将拯救你们。”

Tuvul低头凝视着我,“当它完成自己的任务,又有什么能防止它反过来对抗我们,就如七原则中的警示?”

“瑕疵。”

Tuvul眯起了眼睛,“瑕疵?”

“虚空对它们而言是剧毒。一旦它们到达了Tau星系,它们就被囚困在了那里。通过轨道返回这里将会使它们分崩离析。不论有何风险,Origin星系都将会——”

Ballas吼了出来:“够了!放弃法律是对整个帝国的威胁。在座哪一位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Ballas开始变得愈发懊恼。

“帝国已经处于足够危险的境地了,”另一位执行者用尖利的嗓音大叫,“也许你待在你安稳的火星上还没有察觉这些。”话语带起一片鼓掌声,裁决台则保持着原先的状态。

“Ballas,你看起来缺少支持。”执行者Tuvul说道。

Ballas的投影似乎变得越来越小,直到他终于再次开口:“Archimedian Perintol,尽管我不想承认,”他脸上的厌恶如此明显,“申诉通过。你自由了。”

执行者们的投影一个接一个从审判庭中闪烁消失,守卫们引导我进入大厅。当他的脚步声出现在我身后时,我站住了,一脸震惊。

“你比我想象的要做的更好。”那是Ballas,Ballas本人而非投影。“看起来没人真正了解自己想要什么,直到有人威胁将其夺走。”

他突然微笑起来,“你不这么觉得吗,Archimedian?”

德特昂船员是一类装备了德特昂霰弹枪并身着灰白制服的船员。这些霰弹枪使用者们主要会在木星与玩家遭遇,也会在其他Corpus控制下节点中生存任务的5分钟后或是防御任务的5波次后出现。他们的行为与普通的船员类似,但在较近距离内可以造成更高的伤害。最好在他们接近前解决他们。 因此,建议在自身护盾强大且完整的情况下面对这类敌人,并在护盾较低时避开他们。

提示

  • 在对付普通船员之前优先解决德特昂船员,因为它们能在近距离造成极大伤害(尤其是对生命值)。

小常识

  • 更新 17.0之前,德特昂船员在游戏也被称呼做船员。
  • 德特昂船员有造成触发类型伤害(例如 Puncture b.svg 穿刺 )的能力,尽管他们大多数时间做不到。
  • 他们之前只出现在木星上,但他们现在也在其他Corpus星球上,例如冥王星上,被发现。

影音资料

0.0
0人评价
avatar
0

做iranos之沙任务,月球也很多。本人2把捕获完成

3个月
avatar
0

月球很多

4个月
0

如果是做iranos之沙任务的话,在天王星拦截只会刷出德特昂船员和恐鸟,两波拦截就够了

9个月
0

不对是冥王星。。。。记错了

9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