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The Business的记忆碎片列表
LotusArrow3.pngLotusArrow3.png
1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人在一生中需要找到比他们自己还重要的东西。奥布山谷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死去。它本不应该存在。但是现在它就在这里。它有了第二次机会啊。若那不是希望,那什么是?我尊重任何......与死亡抗争后存活下来的东西。

The Business的讯息

人在一生中需要找到比他们自己还重要的东西。奥布山谷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死去。它本不应该存在。但是现在它就在这里。它有了第二次机会啊。若那不是希望,那什么是?我尊重任何......与死亡抗争后存活下来的东西。

2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雕刻师在创作前就已经能看到作品在原石内的形状。他们的技巧在于移除不属于那个形状的部分,并将某些美好与永恒的东西带到这个世界。

The Business的讯息

雕刻师在创作前就已经能看到作品在原石内的形状。他们的技巧在于移除不属于那个形状的部分,并将某些美好与永恒的东西带到这个世界。

3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也曾是一名雕刻师,一名谦卑的雕刻师。我的任务是谨慎移除某些障碍我们展现自我形态的人。当这些人消失后,社会就能显得更加公平。

The Business的讯息

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也曾是一名雕刻师,一名谦卑的雕刻师。我的任务是谨慎移除某些障碍我们展现自我形态的人。当这些人消失后,社会就能显得更加公平。

4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微小的举动可以引发重大的结果。举个例子:一名年轻人被执行索回,却导致Eudico 恢复了反抗之声。

明智的动物保育活动,必须基于对事物运行规律的理解之上。因与果。当你对生态系统进行调整时,试着问自己这样的问题:系统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应对这个全新的物种。新的森林?河流改造?多样且有益的新品种?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

The Business的讯息

微小的举动可以引发重大的结果。举个例子:一名年轻人被执行索回,却导致Eudico 恢复了反抗之声。

明智的动物保育活动,必须基于对事物运行规律的理解之上。因与果。当你对生态系统进行调整时,试着问自己这样的问题:系统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应对这个全新的物种。新的森林?河流改造?多样且有益的新品种?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

5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Legs 所受的惩罚激发了Eudico 重建索拉里斯联盟的决心。事态的发展就是如此巧妙,是时候让那头饥饿且狂怒的狼进入森林了。Corpus 将会迎来又选择性且对整个系统有益的灭绝。

为此付出的,只是一个小小的代价。一位年轻人的身体和一位老者的灵魂。

The Business的讯息

Legs 所受的惩罚激发了Eudico 重建索拉里斯联盟的决心。事态的发展就是如此巧妙,是时候让那头饥饿且狂怒的狼进入森林了。Corpus 将会迎来又选择性且对整个系统有益的灭绝。

为此付出的,只是一个小小的代价。一位年轻人的身体和一位老者的灵魂。

查看Eudico的记忆碎片列表
LotusArrow3.pngLotusArrow3.png
1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我创建索拉里斯联盟的日子:是一位老妇的宠物被夺走的日子;是我最好的朋友看着自己的手臂被交给了另外一个人的日子;也是我母亲失去头颅的日子。

在我创建索拉里斯联盟的那一天,我卖掉了我的心。

买来了一把枪。

Eudico的讯息

我创建索拉里斯联盟的日子:是一位老妇的宠物被夺走的日子;是我最好的朋友看着自己的手臂被交给了另外一个人的日子;也是我母亲失去头颅的日子。

在我创建索拉里斯联盟的那一天,我卖掉了我的心。

买来了一把枪。

2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Biz在某天突然出现,并教会了我们如何以经济且高明的方式战斗。噢……Sparky,你真应该来看看我们那时的样子。晚上精炼炉火力全开,白天清扫人员认真工作。我的职责是让人们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能够改变现状。

但这场变革带来的伤亡,已经超越了Zuud和她姐妹们所能造出的最好的武器。

Eudico的讯息

Biz在某天突然出现,并教会了我们如何以经济且高明的方式战斗。噢……Sparky,你真应该来看看我们那时的样子。晚上精炼炉火力全开,白天清扫人员认真工作。我的职责是让人们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能够改变现状。

但这场变革带来的伤亡,已经超越了Zuud和她姐妹们所能造出的最好的武器。

3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那……那是一次小行动,一次差点让我们没能逃出来的行动。同时也是一段让我时常无法入睡的记忆。

12号甲板。

Eudico的讯息

那……那是一次小行动,一次差点让我们没能逃出来的行动。同时也是一段让我时常无法入睡的记忆。

12号甲板。

4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所有我认识的人,所有相信我们的人,所有我招募来的人……都死了。双亲、恋人……Zuud的姐妹。Leg的亲人。全都逝世了。

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一些人。我, Biz,Zuud,Little Duck。自那之后,我就洗手不干了。因为我的双手上沾染了太多鲜血。

Eudico的讯息

所有我认识的人,所有相信我们的人,所有我招募来的人……都死了。双亲、恋人……Zuud的姐妹。Leg的亲人。全都逝世了。

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一些人。我, Biz,Zuud,Little Duck。自那之后,我就洗手不干了。因为我的双手上沾染了太多鲜血。

5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几年之后,Biz又一次回到了这里。而后,你就来了。在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我们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不是第一个索拉里斯联盟。这是第二个。而且,无论结果如何,这都会是最后一个。

Eudico的讯息

几年之后,Biz又一次回到了这里。而后,你就来了。在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我们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不是第一个索拉里斯联盟。这是第二个。而且,无论结果如何,这都会是最后一个。

查看Leg (Thursby)的记忆碎片列表
LotusArrow3.pngLotusArrow3.png
1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我没有家人(无论生理上还是义理上)。老爸老妈在第一次为索拉里斯联盟工作的时候就被烧死了。后来我打算加入通风小子,可没想到润盈殿那边居然派人来索回我从他们那里偷走的东西,然后我就差不多只剩一个头了。所以说,从今往后,我的生活只会变得更好。

Legs的讯息

我没有家人(无论生理上还是义理上)。老爸老妈在第一次为索拉里斯联盟工作的时候就被烧死了。后来我打算加入通风小子,可没想到润盈殿那边居然派人来索回我从他们那里偷走的东西,然后我就差不多只剩一个头了。所以说,从今往后,我的生活只会变得更好。

2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我全身都被换成了恐鸟部件,也就无法加入通风小子。因为这副身体实在不合适,无法(在通风道)爬行,更无法使用悬浮板。所以我就在我自己的店里制作我的义亲。你能从它们身上看到家人的影子。

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想成为通风小子。

Legs的讯息

我全身都被换成了恐鸟部件,也就无法加入通风小子。因为这副身体实在不合适,无法(在通风道)爬行,更无法使用悬浮板。所以我就在我自己的店里制作我的义亲。你能从它们身上看到家人的影子。

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想成为通风小子。

3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Business先生自……自从我那场意外以来都对我特别好。过来时总会带一些东西。我告诉他不需要这么做,但是他对我说,“在革命之际,牺牲最大的往往都是最弱的那些。你已经完成了你的那份,现在该是我来完成我的了。”然后他就给我一个营养罐或是我能用到的一个部件。那样蛮好的,但他为什么看起来对这件事如此伤感呢?

Legs的讯息

Business先生自……自从我那场意外以来都对我特别好。过来时总会带一些东西。我告诉他不需要这么做,但是他对我说,“在革命之际,牺牲最大的往往都是最弱的那些。你已经完成了你的那份,现在该是我来完成我的了。”然后他就给我一个营养罐或是我能用到的一个部件。那样蛮好的,但他为什么看起来对这件事如此伤感呢?

4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Business先生的举动让我反思:我和我的恐鸟们,我们情同手足。我需要什么,它们就会去做什么。若Nef再次派他的恐鸟们来胁迫索拉里斯人……我或许可以把我那些恐鸟混进他的机器部队中。就像是往他的大脑里安插卧底,切克?我是说,尽管我更想把自己的音乐带给人们,但如果我可以化身诡计之网中心的美丽蜘蛛,这又何尝不可呢?

Legs的讯息

Business先生的举动让我反思:我和我的恐鸟们,我们情同手足。我需要什么,它们就会去做什么。若Nef再次派他的恐鸟们来胁迫索拉里斯人……我或许可以把我那些恐鸟混进他的机器部队中。就像是往他的大脑里安插卧底,切克?我是说,尽管我更想把自己的音乐带给人们,但如果我可以化身诡计之网中心的美丽蜘蛛,这又何尝不可呢?

5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有一天,我挂在自己的床架上,正准备关机休息,然后我就听到Boon和Roky以及其他的通风小子在管道上敲奏Skeg。他们奏得很起劲,所以我开始唱起来了。我唱得有点大声,结果Skeg就突然停止了。我以为我自己刚才的举动冒犯到他们了,所以吓得不敢发声。随后,铁栅格突然打开了,Boon把头探进我的房间,说道:“嘿,继续呀!”结果那一晚我都没怎么睡。邻居们也是。通风小子。那就是我。

Legs的讯息

有一天,我挂在自己的床架上,正准备关机休息,然后我就听到Boon和Roky以及其他的通风小子在管道上敲奏Skeg。他们奏得很起劲,所以我开始唱起来了。我唱得有点大声,结果Skeg就突然停止了。我以为我自己刚才的举动冒犯到他们了,所以吓得不敢发声。随后,铁栅格突然打开了,Boon把头探进我的房间,说道:“嘿,继续呀!”结果那一晚我都没怎么睡。邻居们也是。通风小子。那就是我。

查看Little Duck的记忆碎片列表
LotusArrow3.pngLotusArrow3.png
1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夜羽希望我向Tenno出售武器。回到福尔图娜。应该没有血腥。夜羽。阴沉,装腔作势,心怀不轨的伙计。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不说话的人。告诉他们谢谢,叫他们离开吧。

我之前有一个承诺:一份合同,从一个名叫Jubb Lott的Corpus叛逃者那里得到情报。

夜羽对我笑了笑。一个我最讨厌的笑容。他总是可以巧妙地预测别人会想什么或是会做什么。

我想的越多,我就越了解他。

Pratoo。那是他的名字。夜羽Pratoo Secondary sahd。

Little Duck的讯息

夜羽希望我向Tenno出售武器。回到福尔图娜。应该没有血腥。夜羽。阴沉,装腔作势,心怀不轨的伙计。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不说话的人。告诉他们谢谢,叫他们离开吧。

我之前有一个承诺:一份合同,从一个名叫Jubb Lott的Corpus叛逃者那里得到情报。

夜羽对我笑了笑。一个我最讨厌的笑容。他总是可以巧妙地预测别人会想什么或是会做什么。

我想的越多,我就越了解他。

Pratoo。那是他的名字。夜羽Pratoo Secondary sahd。

2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JUBB LOTT:今天?!我不知道你今天要来!
LITTLE DUCK:这就是敌方撤离点典型的工作,Jubb!(责备) 除非! (责备) 你想要!(责备)安排我去!(责备)下周两点半!也许伪装成你的主管和一半是安全团队?
JUBB LOTT:啊!
LITTLE DUCK:他们到底有什么问题?!
JUBB LOTT:我的所有文件都在我的办公室里!你知道吗:你做这件事的原因是什么?此处原文为大写
LITTLE DUCK:什么文件?我没有被告知有什么文件!
JUBB LOTT:这是因为我没告诉他们!
LITTLE DUCK:告诉谁?到底是告诉谁,Jubb!
JUBB LOTT:夜羽,了解了吗?就是夜羽!

从那时候开始,这一切都成了一种肮脏污秽的感觉。我被陷害了。

Little Duck & Jubb Lott的讯息

JUBB LOTT:今天?!我不知道你今天要来!
LITTLE DUCK:这就是敌方撤离点典型的工作,Jubb!(责备) 除非! (责备) 你想要!(责备)安排我去!(责备)下周两点半!也许伪装成你的主管和一半是安全团队?
JUBB LOTT:啊!
LITTLE DUCK:他们到底有什么问题?!
JUBB LOTT:我的所有文件都在我的办公室里!你知道吗:你做这件事的原因是什么?此处原文为大写
LITTLE DUCK:什么文件?我没有被告知有什么文件!
JUBB LOTT:这是因为我没告诉他们!
LITTLE DUCK:告诉谁?到底是告诉谁,Jubb!
JUBB LOTT:夜羽,了解了吗?就是夜羽!

从那时候开始,这一切都成了一种肮脏污秽的感觉。我被陷害了。

3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状况不明,但我设法把我们带到一个仓壁后面,然后进入JUBB的办公室。

LITTLE DUCK:他们不会这么弱的作战!你是谁?
JUBB LOTT:Jubb。 Lott。Nef Anyo的金星修复站的副建筑师,我…有情报。

然后他说了。

JUBB LOTT:关于索拉里斯联盟。

然后他就被杀了。

JUBB LOTT:呃!

Little Duck & Jubb Lott的讯息

状况不明,但我设法把我们带到一个仓壁后面,然后进入JUBB的办公室。

LITTLE DUCK:他们不会这么弱的作战!你是谁?
JUBB LOTT:Jubb。 Lott。Nef Anyo的金星修复站的副建筑师,我…有情报。

然后他说了。

JUBB LOTT:关于索拉里斯联盟。

然后他就被杀了。

JUBB LOTT:呃!

4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所以。索拉里斯联盟重新站起来了。我有些朋友在福尔图娜。当索联第一次尝试颠覆Nef的统治时,他们几乎全军覆没。而且,对于某些幸存者来说,索联已经死了。Biz曾跟我讲述他是如何在那场灾难中活下来的:“如果12号甲板着火了,你就得封锁12号甲板。你不能进去,因为进去就会被烧死。你只能等着火焰把氧气耗尽,才能进去。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评估损伤和清理现场。”封锁12号甲板这种事,我实在做不到。12号甲板是我生活的地方。

LITTLE DUCK:什么情报?告诉我!立刻!(砰砰)
JUBB LOTT:Nef。山谷。圆蛛母亲……已经被开发出来了……
LITTLE DUCK:什么?什么被开发了?!
JUBB LOTT:护盾……卫星……圆蛛母亲……不能……
LITTLE DUCK:Jubb?什么? 那些圆蛛母亲不能什么? Jubb!

Little Duck & Jubb Lott的讯息

所以。索拉里斯联盟重新站起来了。我有些朋友在福尔图娜。当索联第一次尝试颠覆Nef的统治时,他们几乎全军覆没。而且,对于某些幸存者来说,索联已经死了。Biz曾跟我讲述他是如何在那场灾难中活下来的:“如果12号甲板着火了,你就得封锁12号甲板。你不能进去,因为进去就会被烧死。你只能等着火焰把氧气耗尽,才能进去。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评估损伤和清理现场。”封锁12号甲板这种事,我实在做不到。12号甲板是我生活的地方。

LITTLE DUCK:什么情报?告诉我!立刻!(砰砰)
JUBB LOTT:Nef。山谷。圆蛛母亲……已经被开发出来了……
LITTLE DUCK:什么?什么被开发了?!
JUBB LOTT:护盾……卫星……圆蛛母亲……不能……
LITTLE DUCK:Jubb?什么? 那些圆蛛母亲不能什么? Jubb!

5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Biz拯救了我,免了我在火卫一洗擦厕所的人生。他成就了我。但纯粹是因为我在变成他之前就离开了。

现在……现在我要回去了。任何Jubb知道的事情……Biz都必须要知道。Eudi也要知道。他们,和每一个在福尔图娜的人,要是我不回去就会被搁浅了。弱鸡如Jubb不会拿他们的隐身一事来冒险,除非他们真想这样做。无论那时Nef通过圆蛛母亲做什么,对索联来说都是一记当头棒喝。要是我不回去,若然福尔图娜出了什么事,我也永远无法安睡了。

所以,LD不需再寻宝。不再有更多的救援。就回到这一切发生的原点,还有那份这次它不会毁于一旦的希冀,包括我在内。

Little Duck的讯息

Biz拯救了我,免了我在火卫一洗擦厕所的人生。他成就了我。但纯粹是因为我在变成他之前就离开了。

现在……现在我要回去了。任何Jubb知道的事情……Biz都必须要知道。Eudi也要知道。他们,和每一个在福尔图娜的人,要是我不回去就会被搁浅了。弱鸡如Jubb不会拿他们的隐身一事来冒险,除非他们真想这样做。无论那时Nef通过圆蛛母亲做什么,对索联来说都是一记当头棒喝。要是我不回去,若然福尔图娜出了什么事,我也永远无法安睡了。

所以,LD不需再寻宝。不再有更多的救援。就回到这一切发生的原点,还有那份这次它不会毁于一旦的希冀,包括我在内。

查看Rude Zuud的记忆碎片列表
LotusArrow3.pngLotusArrow3.png
1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Chatter叫醒了我,告诉我有一位女士在我的门口讨水喝。她的外壳被烧焦了。她的外衣也被烧坏了。我转身去取水,当我回来后,门口又多了五位女士。每个都被烧焦了。她们都说她们来自……12号甲板。

Rude Zuud的讯息

Chatter叫醒了我,告诉我有一位女士在我的门口讨水喝。她的外壳被烧焦了。她的外衣也被烧坏了。我转身去取水,当我回来后,门口又多了五位女士。每个都被烧焦了。她们都说她们来自……12号甲板。

2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没有12号甲板这个地方。我确定我以前见过这些面孔。我转身去取更多的水。等我回来后,她们就不见了。我回到我的床架上,感觉……我回到我的床架上,为这一通烦心事而气愤不已!

Rude Zuud的讯息

没有12号甲板这个地方。我确定我以前见过这些面孔。我转身去取更多的水。等我回来后,她们就不见了。我回到我的床架上,感觉……我回到我的床架上,为这一通烦心事而气愤不已!

3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Business绅士拜访过我。真麻烦。谈话有什么意思?明明有这么多活要干,哪有功夫说话?绅士给我传达了一种信念那就是……一堆废话……说什么我需要“放下12号甲板上发生的事”。

Rude Zuud的讯息

Business绅士拜访过我。真麻烦。谈话有什么意思?明明有这么多活要干,哪有功夫说话?绅士给我传达了一种信念那就是……一堆废话……说什么我需要“放下12号甲板上发生的事”。

4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12号甲板。12号甲板。什么是这个12号甲板。Chatter之后就完全没再说过话了。“你不在那里并不是你的错,Zuud。就是想让你明白这一点。那场火不是因为你……”啊!够了!无聊!愚蠢!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Rude Zuud的讯息

12号甲板。12号甲板。什么是这个12号甲板。Chatter之后就完全没再说过话了。“你不在那里并不是你的错,Zuud。就是想让你明白这一点。那场火不是因为你……”啊!够了!无聊!愚蠢!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5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这么多访客,每个都想带走点什么。和他们交涉就像一场令人不适的梦,然而和Chatter对话就像被摇醒一样。他在睡觉的时候,你有事有多真实?当你在梦中漂浮着,想象着自己在别的地方的时候,你又是有多真实?那些就是。

那些在门外的女士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Rude Zuud的讯息

这么多访客,每个都想带走点什么。和他们交涉就像一场令人不适的梦,然而和Chatter对话就像被摇醒一样。他在睡觉的时候,你有事有多真实?当你在梦中漂浮着,想象着自己在别的地方的时候,你又是有多真实?那些就是。

那些在门外的女士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查看Smokefinger的记忆碎片列表
LotusArrow3.pngLotusArrow3.png
1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我......与Corpus 之间没有任何恩怨。为了贪婪二贪婪,这种行为所造成的最恶劣的后果,就是它以毫无悔恨和怜悯的方式展现出了一个事实:人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借出他们的身体、他们的智慧、他们的声音......为的是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最终目的。润盈殿是一种思想,它只教导一件事:那就是所有头脑的创作;言词,影像和构想都是毫无意义的。

Smokefinger的讯息

我......与Corpus 之间没有任何恩怨。为了贪婪二贪婪,这种行为所造成的最恶劣的后果,就是它以毫无悔恨和怜悯的方式展现出了一个事实:人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借出他们的身体、他们的智慧、他们的声音......为的是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最终目的。润盈殿是一种思想,它只教导一件事:那就是所有头脑的创作;言词,影像和构想都是毫无意义的。

2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而那正是让人们一蹶不振的方法。让他们没有更好的目标可以去追求,消耗他们心中所有的动力,杜绝能让他们接触到高质量生活的机会,同时削弱任何他们认为能达成它的信念。

直言不讳地来说:Corpus 见鬼去吧。

不过......还是有一位特别的Corpus ,一个独一无二的男人,在我眼中只有他是个例外。他的名字叫Sigor Savah。

Smokefinger的讯息

而那正是让人们一蹶不振的方法。让他们没有更好的目标可以去追求,消耗他们心中所有的动力,杜绝能让他们接触到高质量生活的机会,同时削弱任何他们认为能达成它的信念。

直言不讳地来说:Corpus 见鬼去吧。

不过......还是有一位特别的Corpus ,一个独一无二的男人,在我眼中只有他是个例外。他的名字叫Sigor Savah。

3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在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当过形态学专家Sigor Savah 的助手,虽然我不认为他知道我的名字。形态学专家Sigor Savah 的工作是记载和评估金星复苏后被发现的任务生物(无论生死)。你可能不敢相信,那个男人为了拯救一只库娃而牺牲了一切(事业、未来,或许连同他自己的生命)。我知道这件事,因为我曾帮助过他,虽然他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Smokefinger的讯息

而那正是让人们一蹶不振的方法。让他们没有更好的目标可以去追求,消耗他们心中所有的动力,杜绝能让他们接触到高质量生活的机会,同时削弱任何他们认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当过形态学专家Sigor Savah 的助手,虽然我不认为他知道我的名字。形态学专家Sigor Savah 的工作是记载和评估金星复苏后被发现的任务生物(无论生死)。你可能不敢相信,那个男人为了拯救一只库娃而牺牲了一切(事业、未来,或许连同他自己的生命)。我知道这件事,因为我曾帮助过他,虽然他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4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库娃,样本VK-7,已被追踪至她的巢穴中,并且即将遭到消灭。Sigor 以他的自由作为代价防止了这件事,并且也即将因此失去生命。那时的我,就像一个胆小鬼,只会用“我什么都做不了”的借口来安慰自己。

然后她就出现在了那里。VK-7。就在的住处前。她看着我,眼中透露出了比任何库娃都要高级的智慧。随后,她就在我的腿前面放了一把钥匙。那是通往安全中兴的钥匙。

打开Sigor 牢房门的是我。我看着VK-7 解决了那个即将对Sigor 行刑的人(一个经常和我一起在3号回收单位工作的Corpus )。是我给一架特定的货舱重新规划了航线,使其阻截了一家离港的索拉里斯航道牵引机。是我封锁了数个舱壁来防止前来拿下他们的士兵们的涌入。

Smokefinger的讯息

库娃,样本VK-7,已被追踪至她的巢穴中,并且即将遭到消灭。Sigor 以他的自由作为代价防止了这件事,并且也即将因此失去生命。那时的我,就像一个胆小鬼,只会用“我什么都做不了”的借口来安慰自己。

然后她就出现在了那里。VK-7。就在的住处前。她看着我,眼中透露出了比任何库娃都要高级的智慧。随后,她就在我的腿前面放了一把钥匙。那是通往安全中兴的钥匙。

打开Sigor 牢房门的是我。我看着VK-7 解决了那个即将对Sigor 行刑的人(一个经常和我一起在3号回收单位工作的Corpus )。是我给一架特定的货舱重新规划了航线,使其阻截了一家离港的索拉里斯航道牵引机。是我封锁了数个舱壁来防止前来拿下他们的士兵们的涌入。

5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我为什么会那么做呢?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改变话题)

关于Sigor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这样一件事:他放下一件乐器,以尊重的目光看着我,然后说道:(停顿,转而使用更加缓慢且深沉的语气)“每个生物都渴望变得完整。每个生物都向往违抗死亡。若你从死里回生,然而你最喜爱的部分没有......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那是他对我说过的最后一番话。

也正是因为这几句话,我才会去帮助他。在挽救了那只动物的同时,Sigor Savah 也挽救了自己。这种事能有几个人做到?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Corpus 从他那里偷走真正属于他的东西。

下地狱去吧,这些该死的Corpus 。

Sigor 去了希图斯。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到夜灵平野上去寻觅他的故事吧。我衷心希望他本人也在那里。

Smokefinger的讯息

我为什么会那么做呢?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改变话题)

关于Sigor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这样一件事:他放下一件乐器,以尊重的目光看着我,然后说道:(停顿,转而使用更加缓慢且深沉的语气)“每个生物都渴望变得完整。每个生物都向往违抗死亡。若你从死里回生,然而你最喜爱的部分没有......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那是他对我说过的最后一番话。

也正是因为这几句话,我才会去帮助他。在挽救了那只动物的同时,Sigor Savah 也挽救了自己。这种事能有几个人做到?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Corpus 从他那里偷走真正属于他的东西。

下地狱去吧,这些该死的Corpus 。

查看Ticker的记忆碎片列表
LotusArrow3.pngLotusArrow3.png
1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按照以往的规律,每当一场旧爱结束时,新的爱情就会开始,朋友们都会说“你现在看起来更快乐了”。我会表示赞同并换以微笑,然后在回到我的住处之后......说出你的名字。这只是为了让我的双唇能再次感受它。就像召唤幽灵一样。

Ticker的讯息

按照以往的规律,每当一场旧爱结束时,新的爱情就会开始,朋友们都会说“你现在看起来更快乐了”。我会表示赞同并换以微笑,然后在回到我的住处之后......说出你的名字。这只是为了让我的双唇能再次感受它。就像召唤幽灵一样。

2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我们的会面带着一种默契。你用那位伤害你的人的名字称呼我。而我则给你冠上了那个伤害了我的人的名字。我们互相为对方扮演对方所需要的角色。我所说的话,都是在为那些角色而说。透过你骂我吧那些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说出的小事情全都告诉了那个伤害了我的人。所有那些为他们烹调而我却无法享用的菜肴,所有那些玩笑,所有那些欢声笑语。我通过我的那些角色来面对你,而你,则用你的那些角色来面对我。

然后,有一天,你用了我自己的名字叫我,我们从此不再回首。

Ticker的讯息

我们的会面带着一种默契。你用那位伤害你的人的名字称呼我。而我则给你冠上了那个伤害了我的人的名字。我们互相为对方扮演对方所需要的角色。我所说的话,都是在为那些角色而说。透过你骂我吧那些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说出的小事情全都告诉了那个伤害了我的人。所有那些为他们烹调而我却无法享用的菜肴,所有那些玩笑,所有那些欢声笑语。我通过我的那些角色来面对你,而你,则用你的那些角色来面对我。

然后,有一天,你用了我自己的名字叫我,我们从此不再回首。

3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我不时会做一场梦。你是你,在你的第一个身躯里,且我在我的身躯里。我站在海岸上,你站在海里。我看着海浪滚进来,可是它们不会打到你的背。它们从背后低调穿过你,并且你从我面前消失,再一次。

我仍有你的手套,只有这个。这是我唯一留下关于你的东西。在安静的时候我会把它放在我的大腿上,然后假装与你十字相扣,并许下诺言。

我承诺,在你身上发生的事再也不会发生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而这,是我过去没能遵守的诺言。

Ticker的讯息

我不时会做一场梦。你是你,在你的第一个身躯里,且我在我的身躯里。我站在海岸上,你站在海里。我看着海浪滚进来,可是它们不会打到你的背。它们从背后低调穿过你,并且你从我面前消失,再一次。

我仍有你的手套,只有这个。这是我唯一留下关于你的东西。在安静的时候我会把它放在我的大腿上,然后假装与你十字相扣,并许下诺言。

我承诺,在你身上发生的事再也不会发生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而这,是我过去没能遵守的诺言。

4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我卖掉了我的手臂来为你买一只手臂。我卖掉了我的脚来为你买一只脚。我卖掉了我的肺、我的骨头、我的心......来买下一个放置你美丽头部的安全摇篮。我从他们那里把你买回来了。我吧你带回来我身边。你在一副我买给你的身躯内,我在一个我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的身躯内。

但你已不再是你,再也不是了。

Ticker的讯息

我卖掉了我的手臂来为你买一只手臂。我卖掉了我的脚来为你买一只脚。我卖掉了我的肺、我的骨头、我的心......来买下一个放置你美丽头部的安全摇篮。我从他们那里把你买回来了。我吧你带回来我身边。你在一副我买给你的身躯内,我在一个我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的身躯内。

但你已不再是你,再也不是了。

5
星球 扫描次数
金星 (奥布山谷) 1
碎片记录

格置在税务官的架上,你几乎不认得你自己了,而且你当然也不认得我了。

几十年前说过的再见......仍会共鸣。

这些天你在运河里工作,仅存几个关于自己是谁的记忆,然后我还蛮擅长守住承诺的。

Ticker的讯息

格置在税务官的架上,你几乎不认得你自己了,而且你当然也不认得我了。

几十年前说过的再见......仍会共鸣。

这些天你在运河里工作,仅存几个关于自己是谁的记忆,然后我还蛮擅长守住承诺的。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