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infested.png
Infested代表一种可怕病毒的受害者——无法治愈的极端痛苦的牺牲品。他们的肉体被摧毁并被暴力的重新融为一体。

牺牲者表现出狂热的暴力倾向,并出现一个更为巨大的精神体协调的现象,他们大多成群的聚集在船只与殖民地中。

他们的具体起源完全未知,但是在Orokin崩溃前有过大规模爆发的记录。

–游戏内描述

InfestedCorpusGrineer单位感染了Technocytes病毒(一种由Orokin创造的生物病毒)后的产物。大多数的Infested的前身为Corpus船员、Grineer枪兵以及Corpus无人机感染变为的“异融”单位;而Infested远古单位看上去并不像是感染过后的组织,或尸体所组成的。他们反而像是一种外星的腐烂的生命形式。由于他们的“古老”之名跟物理上的特征,我们始终无法确认他们一开始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真相可能得回朔至远古之战。

起源

通过游戏内的文字描述以及Lotus的叙述,Infested能够将GrineerCorpus这样的有机体乃至机械体变成Tenno们常说的“Infested”生命体。

Warframe的宇宙中,Infested是被Orokin创造出来用于对抗Sentient的生物武器。游戏中对它的描述比较模糊,不过通过目前已知的情报,这种病毒似乎能够感染任何对象,Grineer、Corpus、Orokin、机器人或毫无战斗能力的平民都可以成为它的受害者,只有Tenno、他们的战甲Sentient才真正对这种瘟疫免疫。由于有机体和机械体都会被感染,所以我们可以推测Infested或许并不是具有RNA/DNA结构的生命体。虽然被感染的组织看起来像是有机体,但这种病毒也许是能够侵入活体细胞或机械的纳米机器人。

游戏中米尔的描述里提到了“大瘟疫”这个事件。这个大瘟疫或许指的就是Infested的诞生或它被创造出之后的一段时间。米尔本身的Infested特性也意味着大瘟疫和Infested之间存在着某种关联。

异融

Alad V被自己研发出的异融体所感染

异融是指一种特殊Infested变体所引发的感染过程,它能作用于机械体乃至武器。虽然一般的Infested物质可以通过孢子来传播,但它们很难侵蚀机械体。这种情况在Alad V尝试将Infested改造为生化武器时被彻底改变。他通过自己从Zanuka计划中得到的有限知识,研发了一种能感染机械的Infested变体,从而使得更多恐怖的变异体出现在了宇宙中。

在目前的游戏中,转化为Infested的多是Corpus的机械化单位,这或许是因为Grineer机械大多缺乏复杂的结构,对于Infested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剧毒无人机这个单位是在Alad V的实验前就已经出现在了游戏中,这种时机与游戏的背景设定并不是很吻合,硬要解释的话,我们也可以认为是它造成了Alad V的实验体逃脱。

藉由这种Infested变体所感染的武器也都是Corpus产品,这或许是因为病毒爆发时感染了整艘Corpus飞船所导致的。

武装

U10InfPrimary.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 :分类:Infested

相比其他种族的武器,这些变异生物的武器更加多样化。例如感染了Infested导致功能完全改变的Corpus采矿设备Grineer试图武器化的毒针发射器。然而更多情况下,Infested的武器都是它们自己“创造”的:从活跃状态下或休眠中的Infested组织中生长而出。这些武器包括从被感染组织衍生出的刃状物可以喷射出致命毒雾的脓包组织。最不寻常的Infested武器看上去像是许多部分组合在一起的有机体:利用肌肉收缩喷射出带有剧毒的尖刺,或是像榴弹炮一样抛射出活的有机生物,就像手雷一样粘附在目标身上释放毒气。最极端的武器是可以射出病毒性生物光束的生物结构或是利用神经脉冲发射致命电流的有机体

Infested武器往往有些吓人,在使用时会明显的抽搐或在被抚摸时缓缓蠕动。即使是较不活跃的Infested武器,单单看上去也十分的怪诞。几丁质的外壳,骨骼,还有充满有机液体的血管遍布在武器上。利用Infested组织制造的远程武器总是渴求着弹药。某种意义上说,使用Infested武器侧面反映着使用者的铤而走险:Grineer试图以毒攻毒;Corpus发现Alad V的增强型Infested病毒可以感染并控制他们的无人机,而Tenno只是试图用新的武器来完成他们的工作,因为Infested对其他派系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Infested武器也在期待着其他人找到方法利用它们去对付各自的敌人……根据中枢Cordylon所说,Infested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活跃地生长,因此很适合像无机材料一样用来制造各式各样的工具或武器。

敌人

步行者

普通的Infested单位。爆炸奔跑者和奔跳者看上去似乎原本是Corpus单位,而且它们有一条由血肉组成的“手臂”。这条手臂有可能是由附着在他们头上的Infested的组织产生的。步行者类的单位会利用数量优势朝玩家发动直接攻击。

ChargerDE.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疾冲者

疾冲者是一种由Grineer(很可能是枪兵)所变化而成的四足犬类生物,它们几乎总是成群出现在狩猎中。它们会以极快的速度一次次攻击在其范围内的玩家,并且它们的攻击也有机会击中其它敌人。如果疾冲者的目标超出了它们的近战攻击范围,它们将对目标射出可追踪的高伤害球体来攻击,并且可以无视护盾。

LeaperDE.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奔跳者

奔跳者是受感染的Corpus船员,头部有着蓝色的发光节点;当它们发现玩家时,它们会扑向玩家并击退一小段距离和发出战斗的嚎泣为行动信号。虽然这种攻击不难躲开,但是如果没能及时避免会使得玩家摔倒几秒钟。在跳跃时,奔跳者将会受到更多的伤害(大约是正常伤害的十倍)。在猛扑之后如果玩家的位置超出了它们的跳跃范围,它们便会跑向附近的玩家并击打他们;这些攻击虽然伤害平平,但速度非常之快。如果是不能通过正常手段抵达到玩家的位置,它们也会向玩家投掷出受感染的球体。

InfestedRunner.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奔跑者


RunnerDE.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爆炸奔跑者

爆炸奔跑者是基于橙色制服船员转变而成的具有爆炸性的Infested单位,它的进攻模式是奔向最近的玩家或目标,并在短暂的延迟后引爆自己造成伤害,同时击退目标。它们还可以将Infested团块扔向无法正常抵达的敌人身上。

爬行者

这种单位是那些没有腿部的Infested步行者,或者是寄生于失去下半部肢体的船员的Infested组织。他们会利用双手来进行“奔跑”,其速度与其他轻型Infested单位相当。由于他们的身形独特,所以能躲过Tenno的一般近战攻击。只有当玩家将视角调向下方的时候,近战攻击才会命中他们。

CrawlerDE.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爬行者

爬行者 像是没有下肢的 Infested 船员 ,靠着手得以移动。它们相当敏捷 ,而且由于习惯于保持低位,这导致很难击中它们,但它们并不会构成很大威胁。

NauseousCrawlerDE.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呕心爬行者

呕心爬行者爬行者的黄色变种。在它面前停留过久的玩家就会被喷射一种可以将玩家固定在原地几秒,并击晕他们的黄色液体。在喷射液体前,它们会停留在一个地方,身体微微膨胀并且颤抖。这个攻击不会被能够抵挡击晕效果的能力诸如IronSkin130xDark.png 钢化皮肤的能力阻挡。

ToxicCrawlerDE.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剧毒爬行者

剧毒爬行者是内部蕴藏着剧毒化学物质的以黑绿为外表的半截被感染船员(只有上半身),击杀它们将会原地释放出一块带有剧毒的气团,身处其中的人会无视护盾受到持续中毒伤害。

DEElectricCrawler.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电击爬行者

电击爬行者类似一个灰色的Infested 船员,只是没有了下肢;使得它必须使用手来移动。

这种爬行者会在保持一小段距离并发动持续的电击攻击。这种电击攻击会触发Electricity b.png 电击效果。它们可以注意到十米范围内的玩家,并且不会受到击晕效果影响。

GrenadeAvatar.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喷吐爬行者

喷吐爬行者类似一个没有下肢的浅蓝色Infested船员,他们因此只能用手移动。

它会停在离玩家相当远的地方,吐出一个爆炸性的、以玩家为追踪目标的有毒组织,并在落点创造出一个2米范围的动画效果,但其实际影响的范围则有6米。投射物可以直接损害生命值,虽然效果不甚明显。

机械

由变种Infested感染的机械单位。

InfestedOsprey.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剧毒无人机

剧毒无人机 是受感染之后的鱼鹰,他会搬运一个 爬行者,并且会释放一种致命的毒云。

NaniteInfestedMoa.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异融胞群恐鸟

异融胞群恐鸟是Corpus 恐鸟Infested版本,它能通过一团感染孢子阻碍目标视线并造成持续伤害来阻挡目标,同时还能给周围的infested 单位提供护甲。

SlowInfestedMoa.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异融焦油恐鸟

异融焦油恐鸟 是Corpus 恐鸟Infested版本, 它能通过发射一团粘液并在地面形成一团厚重的焦油,焦油对敌人造成伤害并使其行动迟缓

重型

重型单位无论是在体型上还是在伤害承受能力上都强于普通的步行者,而且他们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宿主特征。这有可能是他们本身就是独立的个体,也有可能是因为其的宿主在经历了长时间的侵蚀后已无法被辨认出来。他们的生命力十分顽强,而且只有在玩家进入他们周围的区域后才会发动进攻。重型单位还具有许多特殊的能力,这使得他们就算是在单枪匹马的情况下也不容易对付。

HealerAncientDE.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远古治愈者

远古治愈者 是一种 Infested 重型近战单位,它的特殊能力是为附近的友军提供一个减伤光环。

它们是浅蓝色的,有着明亮的黄绿色下颚。外观上类似人形鱿鱼。

它们会使用抓钩将玩家拉入近战范围内,与 Grineer 天蝎 等Grineer近战单位相同。

附注

  • 远古治愈者能为 10米 半径范围内的友军提供 90% 的武器伤害减免与 60% 的技能伤害减免,还可以提供其对击倒的免疫能力。
  • 友军在光环下所受的伤害也会治疗远古治愈者(最多 150% 生命值)。与其他远古单位不同,治愈者的光环对其他远古单位不起作用。
  • 远古治愈者会代替受光环影响的友军遭受异常状态
    • 该效果在多个治愈者存在时无先后次序,而是同时将异常状态转移到多个治愈者身上。
    • 迷惑 效果下的远古治愈者将会对附近的单位产生敌意,并在该状态期间会使光环不对任何人产生光环效果。
  • 远古治愈者魅影所产生的光环应同样具有上述效果。【有待验证】

提示

  • NyxIcon272.png Nyx的精神控制,附近的Tenno和其他盟友将在光环下获得高达90%的减伤,并且不受所有控制的影响,包括击倒。
    • 同样的效果适用于Nerkos提供的亡者幽影古代治愈者和远古治愈者魅影
    • 新世间集团 的死亡小队是 卓越者远古治愈者。玩家在新世间的声望达到1级后,可以购买它的魅影蓝图。
      • 他们的光环也会给 防御 的防御目标,移动防御的数据终端和挖掘 的挖掘机提供减伤效果。
  • 在光环下的同盟单位所受到的所有异常状态和被抵消的伤害都将作用于远古治愈者。 且若受到辐射效果,将会使光环无效果,这种效果也能由BOSS,stalker与虚能船员造成。
    • 迷惑 效果下的远古治愈者将会对附近的单位产生敌意,并在该状态期间会使光环不对任何人产生光环效果。
  • 当被 处决 动作杀死时,他们的模型会缩小。 在处决动作完成之后,模型又会恢复原来的大小。
  • 在更新 9.0版本中改变其模型和外观后,它们的小腿很难打到,因为子弹通常会避开或穿过腿部而不会造成伤害。 试着瞄准腿的中间和他们的“腰部”,因为大多数子弹都会击中这个区域。
  • 更新 14.0, 处于光环下的敌人所受到的伤害将治愈远古治愈者最高150%生命值,并能免疫大多数异常状态。
    • 光环不会链接到其他的 远古infested, 比如 远古干扰者远古剧毒者.
    • 能被 {{Ability}} Vortex not found 拽入但不会触发异常状态,并且能试图逃离旋涡。由于处于旋涡中的其他敌人不断受到伤害,这反而能使得远古治愈者能被快速的治疗。
    • 所有的伤害类型异常状态,例如Blast b.png 爆炸Impact b.svg 冲击,对被链接的敌人不会有任何效果,这些效果全部被 远古治愈者 代替接受
    • HydroidIcon272.png HydroidUndertow130xDark.png 水漩涡 仍然对他们产生效果,但由于免疫击倒,被链接的敌人不是被绊入水中,而是跑入水中消失。
    • 一些被链接的敌人不会被 HydroidIcon272.png HydroidTentacleSwarm130xDark.png 触角肆虐 拽向空中,但接触到触手任然会受到伤害。
    • NyxIcon272.png NyxAbsorb130xDark.png 吸收不会击倒周围的单位,只有治疗者本身会被击倒; 这可能导致你在解除吸收时造成大量的伤害。
    • SoundQuake130xDark.png 音波冲击 仍能攻击范围内的所有敌对单位,但是敌对单位的伤害减免与怪物地位高低和远古治愈者的减伤光环会使得该技能几乎毫无用处
  • 远古infested可以锁定目标,并在视线范围内用它们的击倒牵引攻击对其进行“特殊”攻击。 进入 处决 的目标不会阻止来自远古infested的牵引攻击,只要它们保持在位置不变。

小常识

  • 更新 9.0, 远古治愈者采用了新模型, 外观上类似人形鱿鱼。
  • 在故事中,远古infested被描述为比资料库老数百年,所以他们的现在形状也可归因于长久的侵蚀和变异。[有待验证]
  • 远古治愈者的背部有一个Orokin皇冠,类似于Lephantisinfested,并且和其他的远古infested单位一样这个部位拥有50%的伤害减免
  • 在更新14之前,远古治愈者的减伤为感染肌腱。 而后改为化石以配合其他远古infested单位。

更新历史

仲裁重置:更新25.7.6 - 2019年9月19日 (四)
  • 修复了Infested单位在能够近战攻击他们的目标时,更喜欢使用呕吐攻击的问题。我们减少了他们是有呕吐攻击的概率。
更新22:夜灵平野 - 2017年10月13日 (五)
  • 修正了远古单位的近战攻击在被玩家格挡后会被卡住的问题。
Harrow的枷锁:热修21.0.4 - 2017年7月5日 (三)
  • 对Infested孵化囊所造成的卡顿现象进行优化。
更新21:Harrow的枷锁 - 2017年6月29日 (四)
  • 修正了异融恐鸟无法被处决的问题。
Glast的千钧一策:更新19.8.0 - 2017年1月26日 (四)
  • 修正了Infested恐鸟系敌人在距离玩家过远的情况下会不会发动攻击的问题。
  • 修正了Infested恐鸟系敌人会在闪避后瞬移的问题。

另见

DisrupterAncientDE.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远古干扰者

远古干扰者是一个大型的近战Infested单位,他们拥有清空战甲能量的能力。

ToxicAncient2DE.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远古剧毒者

一种Infested的重型近战单位。远古剧毒者可以给附近的队友施加剧毒光环,使他们拥有Toxin b.png 毒素伤害。在这个光环里,远古者们吼叫时可以释放出致命的毒云,造成大量的Toxin b.png 毒素伤害,飞快的杀死玩家角色。如果你的近战武器攻击距离非常短,最好不要与它近战(尤其是匕首与拳套,长剑稍微好点)。远古剧毒者可以被他们亮绿色的头部和绿黑混杂的身体所分辨。

PussAncien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痈裂者

痈裂者是大型、臃肿的Infested单位,带有周期性鼓动的脓肿组织,这些脓肿偶尔会发射可孵化Infested单位的卵。当痈裂者被杀死的时候,其会发生爆炸并喷射出若干的Infested卵,这些卵会很快在地面上成长为产卵荚——若置之不理,它们会释放出多种类型的小型Infested单位,淹没敌人。

DiseasedAncien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病变虫母

病变虫母是可以从胸腔中生成蛆虫,并释放它们在攻击敌人的的大型、重型Infested。病变虫母还会向附近的敌人冲锋,死亡时还会再次生成一波蛆虫。它们在更新 15.5异融者入侵活动中被引入。

Juggernau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巨兽


头目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头目

Infested派系中的头目都是一些变异程度相当高的单位。

JuggernautBoss.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重装巨兽

重装巨兽是一个巨大的四足Infested生物,拥有强大的远程攻击和致命的近战能力,这些特点再加上重型装甲,使它成为十分危险的对手。它在黑色种源天谴战术警报任务中第一次出现。现在能在Jordas枢律的最后一个阶段和Jordas魔像刺杀任务的第一阶段发现它

Golem2.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Jordas魔像


GolemFullAvatar.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Lephantis


Lephantis (在旧版本叫做J-2000 魔像)是一只巨大的Infested系Boss,首次更新于更新 10.0。它起初是计划用来代替被移除的J3-Golem Boss 但是最终被移到了被遗弃的Orokin船只。要与Lephantis作战,玩家需要在铸造厂制作Orokin 遗迹 刺杀钥匙——需要5个Lephantis定位坐标。这些特殊的定位坐标只能通过其他的Orokin遗迹任务获得。 击败Lephantis会在任务结算时给予你NekrosIcon272.png Nekros战甲的头部神经光元/机体/系统蓝图。


InfestedAladV2.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异融者Alad V

异融Alad V是在更新 15.5中引进的阋神星的Boss。玩家必须通过制作 零号病患 任务中的异融Alad V导航坐标蓝图才能与他交战。与被遗弃的Orokin遗迹类似,只有开启任务的玩家会损失对应的钥匙。

PhoridIcon.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Phorid


Phorid 是一个不固定出没的头目,只有“Infested”感染入侵BOSS节点的时候将暂时的替代原本的BOSS出现。(期间也可以选择与原来的BOSS战斗。)当击杀Phorid后它将会掉落 NyxIcon272.png Nyx 的头部神经光元蓝图、机体蓝图、和系统蓝图,并有一定几率掉落该星球的稀有 资源

更新历史

仲裁重置:更新25.7.6 - 2019年9月19日 (四)
  • 修复了Infested单位在能够近战攻击他们的目标时,更喜欢使用呕吐攻击的问题。我们减少了他们是有呕吐攻击的概率。
更新22:夜灵平野 - 2017年10月13日 (五)
  • 修正了远古单位的近战攻击在被玩家格挡后会被卡住的问题。
Harrow的枷锁:热修21.0.4 - 2017年7月5日 (三)
  • 对Infested孵化囊所造成的卡顿现象进行优化。
更新21:Harrow的枷锁 - 2017年6月29日 (四)
  • 修正了异融恐鸟无法被处决的问题。
Glast的千钧一策:更新19.8.0 - 2017年1月26日 (四)
  • 修正了Infested恐鸟系敌人在距离玩家过远的情况下会不会发动攻击的问题。
  • 修正了Infested恐鸟系敌人会在闪避后瞬移的问题。

小常识

  • Infested敌人,尤其是头目,往往都喜欢用第一人称复数来自称,这表明他们有可能是蜂群意识。
    • 通过Konzu的故事,尽管Infested是蜂群意识,但是他们仍然能通过一个Infested个体作为容器来与其他人类对话。
    • 这点在被Infested侵染的地图几乎是不可能偷袭的中证实——在一个地区发现了玩家后,几乎一瞬间整个地图板块的所有Infested都会感知到玩家的存在并追击玩家。
  • 较为智能的Infested在遭遇Tenno的战甲时往往会感到困惑与恐惧,称玩家为“我们的血肉”并询问为何要同类相残。这说明Infested可能把Warframe看作类似它们的另一种生命形式。
    • 牺牲(系列任务)中提及最初的Warframe实际上是Orokin人通过Helminth感染Infested的产物,这个独特的Infested造物不仅会将人类的身体内部结构改造为更适合当作Warframe机体的形式,也会让他们免于Infested的意识侵蚀。
    • Infested的恐惧感在Glast的千钧一策中也已证实,The Lotus称Infested对于人类和它们的杂合体十分恐惧,尤其是感染了Infested却没被它们的意识侵蚀的那些个体。Mycona的殖民地证实了这一点,“患病者”不用担心被Infested击杀或者感染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船上收集Infested组织物。
  • Infested已经被揭示了有着侵蚀中枢的能力,例如在Jordas枢律中的中枢Jordas
    • 尽管现在Jordas的审判已经被移除,但是它证明了Infested可以将同一个中枢复制成无数个相同的中枢,并将这些中枢用于不同的用途,比如一个Jordas中枢专门负责向外界发出求救信号,而多个Jordas中枢则负责驾驶 巨大的异融飞船拦截救援队。
  • 尽管大多数人的认知是Infested是无法治愈的绝症,但是在行动代号:Regor的实验体Alad V确实从被病毒感染的形态中痊愈了。尽管如此,但是在这个时间点之后的Alad V仍然能在脸上看到一些紫色的疤痕,这可能是他并没有完全痊愈的象征。
  • 曾叫做Infestation
  • Infestation在英文中有“大量滋生”的意思,这可能象征Infestation像病毒一样的快速和大量的生长繁殖

另见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