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dis
OrdisArchwingtrailer.png
我是这艘船的中枢 Ordis 。我前身的影子。

–Ordis

Ordis是一个由 Orokin 制造的服务于轨道飞行器上的 中枢。 他的视觉表现形式是一个破裂的六面体,在说话时发射出无线电波状的涟漪。

Ordis 服务于Tenno, 他会称其为"指挥官"。 他负责管理Tenno登陆艇的各种系统,并向他们提供任务之间的信息。新的Tenno会在 Vor的战利品任务中首次遇见他。

背景知识

通用知识

Ordis 是一个用来协助Tenno的受损飞船中枢 。 他以功能性为主, 虽然他经常表现出Grineer的打捞作业对他产生伤害的不良影响,这种伤害抹消掉了他的记忆中的一部分,同时包括对于旧日战争的资料。

Ordis的言行举止可以在瞬间因愤怒发生侵略性的改变, 我们不知道这是否是他子系统受损的症状,或者是否在这之下包容着另一个人格。 这些爆发与其他的中枢不同,在爆发后,Orids倾向于纠正自己。

Vor的战利品

Vor上尉击落派来援助刚刚苏醒Tenno的飞船后,Lotus紧急调度了附近一搜旧款型号的飞船(搭载了中枢Ordis)来支援自己的孩子们。起初Orids将Tenno误以为是另一些Grineer士兵,但他很快意识到了是指挥官,并协助Tenno逃跑。

当Tenno开始熟悉周围的环境时,Lotus指示Tenno去搜寻并更换模块来恢复飞船的正常运行 (Ordis对此非常喜悦,因为这使得Tenno能够精确地报复Grineer和Corpus对他的组件的掠夺)。中途Tenno救了一个名为Darvo的黑市商人, 他愿意为Tenno去除Vor嵌入的蛔虫装置,由于Darvo与Corpus的关系,Orids与他发生了些不愉快。

库狛取得任务

当获悉Tenno希望有一条自己的库狛时,Ordis表现出了极大的厌恶,并将库狛视为脏乱恶臭的生物,觉得它是污染船舱的巨大威胁。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Ordis开始渐渐接受了这新孵化出的毛茸茸小家伙,并表示其实库狛的吠叫和喘气并不会给自己带来“不愉快”。

Limbo定理

当Ordis收到一系列神秘而不完整的定理时,他最初拒绝进一步研究,但推定Tenno可以利用太空中的Grineer通信塔来解读方程,以收集额外的定理片段。 当Ordis和Tenno拼接出定理的碎片, Ordis了解到这份定理属于一个可以用算式来穿越裂隙位面warframe。他热切地渴望着新的发现,并要求Tenno定位Limbo的组成部分,以便进一步解开定理。

当Tenno定位并制造了最后一个Limbo的部件后,Ordis立刻解读出了定理,并发现这是他最后一次也是计算错误的空间跳跃。Orids对于这个结局感到异常沮丧,并叮嘱Tenno在使用这件Warframe的时候要小心。

被偷走的梦

Tenno在Maroo指示下再间谍任务中取得秘奥法典后,Ordis推测法典可以带领持有者寻找到一份Orokin宝藏(这让他和Maroo都异常兴奋),随后他震惊地发现法典似乎是由另一位指挥官所撰写。 一旦Tenno将秘奥法典归合完全, Ordis评论说能解读出法典的机器没准已经生锈成灰了, 但Maroo指出她是从一个被遗弃的Orokin船只的机器中将法典搬出的。Orids认为那台旧机器可以解读出法典,于是Lotus派遣Tenno前往火卫一(通往废弃船只的虚空之门)以便破解法典。

当Tenno将法典插入机器后,它会在机器消失之前发送出一条神秘的信息,令人失望的是除此之外并无宝藏和其他有价值的东西。在Maroo与Tenno结束合作后,Orids向她表示了歉意(尽管最后Maroo在整个合作过程里都叫他Ordo)

新疑谜团

当Tenno着手调查一个死亡已久的Warframe的信息时,中枢Simaris注意到了Ordis,并发现他是仍然能够保持功能的古董Series 2系列中枢,而且他所寻找到的其他旧型中枢都已损毁无法工作。在整个Simaris的任务过程中,他教授Ordis破译在调查期间遇到的各种数据和代码。Simaris对Ordis的能力极为赞赏,并认为Ordis成为轨道飞行器的中枢是浪费潜能。他为Ordis提供了一个称谓圣殿管理者的机会,同时也将承诺将Ordis恢复全部的功能。

当Tenno面对Chroma并与之战斗时,Ordis用他新发现的知识表明对Chroma使用结合扫描器可以减少对Tenno的威胁,这使得Simaris异常不满。最后,Ordis回绝了Simaris的邀请,并表示对他是指挥官的中枢,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只有指挥官。

Jordas枢律

一日,Ordis收到了另一个名为Jordas的中枢所发来的消息,Jordas声称舰船被感染体所捕获,并发出求救信号。Ordis敦促Tenno与这名被困中枢建立联系试图拯救他,Jordas要求Tenno搜集并制造费洛髂荚囊来帮助他,但当Tenno开始测试荚囊的效用时,Ordis因为Jordas的不稳定状态开始怀疑他的真实意图。

当Tenno开始深入阋神星对Jordas实施救援时,一切都真相大白。Jordas已经变成了Jordas魔像,已经是感染者的他欺骗了Tenno和Ordis去收割荚囊。Ordis面对欺骗异常愤怒,叫喊着让Tenno摧毁这个可怜的可憎之物。Jordas仅存的理智恳求Tenno给予他死亡,同时向Ordis道歉。

在Jordas被摧毁后,Orids会有些怅然若失。

碎片

玩家通过在太阳系中收集中枢碎片来恢复的Ordis的记忆中显示了他的起源:在Orokin的时代Ordis曾是一名名为“Ordan Karris”的Orokin雇佣兵,在佣兵之中拥有“狂骨野兽”的称号,但他遭受内心的折磨并患身患绝症。在Orokin为他授予无上荣耀时,为了报复,Ordan计划血染大厅。Orokin所决定的是永恒的生命,这让Ordan感到愤怒,他拔出了骨栓在近乎自杀的状态成功地杀死了所有靠近他的Orokin人。

在他马上就要死去时,Ordan被执行官Ballas所复活,Ballas通过赤毒将Ordan的思想转移成为中枢来惩罚他,并将他的记忆篡改为Tenno的忠实守护者——以及更改了他的名字,“Ordis”。他忠诚地在旧时代服侍Tenno,但随着时间的流逝,Tenno在进入冷冻仓睡眠后他逐渐开始恢复了记忆。愤怒与痛苦侵染了Ordis,他尝试通过自毁程序来摧毁自己,但在最后一秒他意识到对于指挥官的感情时便停止了,转而他清除了自身的记忆,以防止他的过去的自己重新浮出水面。

小常识

  • Ordis的配音演员是Mike Leatham,他同时也是Digital Extremes的武器设计师。
  • Ordis偶尔爆发出的特殊情绪可能归因于AI或舰船本身的损坏,这在他的立方体肖像裂痕和他频繁地对自身需要维护和挑毛刺中可以找到实证支持。这种损坏可能是由Grineer所引起的,因为飞船的基础设施均被他们所掠走。
    • 有时候Ordis会用更正常而且更低沉的声音讲出令人费解的话语来。这是Ordis的故障的另一个表现,亦或是什么未知的其他东西在里面。
    • 在他的一句话中我们可以引发出一个假设,既Ordis实际上抹消了自己的记忆并破坏了通讯系统。那些低沉的声音很可能是他从前记忆的中剩下的无法删除的部分,于是他只能将它压制住,因为它代表着他作为飞船中枢的本质。被压制的很可能是一名罪犯。如果消除记忆是在外部完成的,这些句子很有可能被重写/删除。由于自我保护和本能,这些事可能不是Ordis自己做的。
    • 在整个散落在太阳系的中枢碎片可以找到他所隐藏的讯息,在这里可以得知他曾经是个名为Ordan Karris的Orokin雇佣兵。
    • Stalker的资料可以猜测Ordan KarrisStalker的起源似乎有着重要的联系。
  • Ordis的中枢型号是"Series-2",中枢Simaris认为他是个古董。
    • Series-2系列的编写可能涉及到了直接向指挥官放弃了自我意识的表露,在新疑谜团中,Ordis曾试图在与更高级的Simaris对话中以第一人称来称呼自己,但这进而导致了一个故障迫使他继而用回第三人称。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由Orokin所制造,早期的中枢被设定上更像是“仆人”,而使用“我”太具有个性而被剔除。
    • 虽然他的绝大部分对话只涉及到他本身与指挥官,但在表达愤怒、内疚、惊喜、快乐等情绪时,Ordis也会以第一人称来称呼自己。这意味着他确实像任何有智生命那样达到了拥有自我意识的水平。鉴于Ordis与指挥官之间的对话,很有可能他在外人面前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能力,但原因不明。
  • 当玩家处于任务期间时,Ordis会停止与玩家的交谈,玩家只会听到Ordis在任务中的特定对话。当任务完成后,Ordis将重新开始与玩家所交谈。

更新历史

Harrow的枷锁:更新21.5.0 - 2017年8月17日 (四)
  • 修正了Ordis的通讯信息中的错误特效。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1

可怜的Ordis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