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Sentient之墓"预告片中,Excalibur正在对抗由震荡使武装使组成的大军。
心智者取得了胜利。他们将我们的武器,科技反过来对付我们。我们的成果越先进,输的就越凄惨。

–Orokin 'Warframe' 档案 (源自资料库中的ExcaliburIcon272.png Excalibur条目)

Sentient是一个机械种族,它们来自与Tau星系并且是上古之战中Orokin的首要敌人。在最开始它们被认为是完全来自于外星的种族(Orokin、GrineerCorpusTenno看上去似乎都是由地球上的人类或是由人类演化的种族),但后来中枢Simaris所提供的一些结合仪式的内容似乎暗示了它们其实是由派往Tau星系的环境改造机器人进化而来的,为了达成殖民星系的目的和消除一些Orokin执行官的疑惑,他们被给予了极强的环境适应能力。它们的名字源于Sentience(感情)一词,这也印证了它们在进化的历程中获得了自我意识,再加上他们所谓的环境适应——能感受伤害并随之变化的能力,让它们成为了Orokin帝国最大的威胁。

历史

Natah任务中出现的,地球上的Sentient残骸

德特昂船员结合仪式条目表明,Sentient(或它们的祖先)是Tau星系中的环境改造工具。为了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它们被赋予了适应任何伤害的能力和损坏再生的能力。但这种能力有一个代价:虚空对它们来说就是“毒药”——虚空的力量会干扰他们的适应能力与自我复制能力。因此,这些机器人在被送到Tau星系之后,就只能在那里工作,没有任何安全返回的途径。

在Tau星系发展的过程中,他们意识到了最终他们的造物主也会像对地球一样榨干Tau星系的资源[1],于是他们回到了起源星系和Orokin发动了战争,他们依靠其适应能力抵抗住了Orokin最先进的武器。在绝望之际,Orokin利用了Zariman Ten-Zero飞船事故上的幸存者,虚空给予他们的力量使得他们能够对抗Sentient,他们以古老的方式战斗,并通过warframe以给予宣泄力量的管道,随着Tenno的应用,Orokin最终赢得了胜利。

Hunhow本体的碎片,他在远古之战就被摧毁并被埋藏在天王星的深海当中。

然而,Orokin最终被Ballas出卖了,为了给他死去的心爱之人Margulis复仇。通过Ballas泄露给Hunhow的情报,他让他的女儿——Natah伪装成一名人类,作为间谍潜伏于起源星系中。她将从内部瓦解Orokin帝国,并消灭Tenno。

Natah完成了Hunhow的主要任务——摧毁Orokin一族,但她最终决定放过Tenno,并将他们收养为自己的孩子,就像以前的Margulis一样。Natah最终决定将Tenno安置在储梦池之中并将储梦池隐藏在了虚空里,这样Tenno就能免受Sentient的反击。她还彻底放弃了原有的身份,并以Margulis生前最喜爱的花——莲花(Lotus)自称。之后,她便一直看护着Tenno并在适当的时机下将其唤醒。

尽管Sentient绝大多数的兵力都投入于远古之战当中,根据夜灵平野的日记碎片Saya的守夜中的内容,曾有一只巨型的Sentient降落在了地球上。这一强大的Sentient对于周围的城市和塔——Unum之塔,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当其他Tenno分散于各地时留在地球守卫人民时,Unum在人民和GaraIcon272.png Gara的帮助下抵抗着这只Sentient。这个Sentient在夜幕降临时进攻Unum,又在黎明到来时消逝。Gara在白天时搜寻Sentient的栖息地,由于这个夜灵的出现是Unum的责任,他一开始没有允许Gara与Sentient直接交战。但为了帮助Gara的搜寻,Unum分发了一些精炼赤毒给他的追随者,让他们在白天将这些赤毒喂给平野上的小动物,这样这些小动物的意识就会与Unum链接,Unum通过和小动物的视觉共享来寻找sentient在白天的藏身之所。

然而Unum的计划有一个巨大的错误,当Sentient捕获了一只被灌输了赤毒的小动物进行研究时,他们发现赤毒能够恢复他们失去的复制能力。看见了取胜战争的希望,Sentient加剧了对Unum的攻势,当Sentient围攻Unum时,Gara决定自己带着一个炸弹去与Sentient同归于尽,就在Sentient意识到Gara的计划时,她已经在它的核心上引爆了炸弹,爆炸最终毁灭了那只Sentient,并消去了对Unum的威胁。

作为这场大战的证明,这只Sentient的残骸散落在夜灵平野上,为平野增添了不少景观。然而这份黑暗的力量仍遗留在这片土地上,随着夜幕的降临,这份力量将会改变平野的环境;而夜灵则作为毫无意识的怨灵,整夜徘徊于平野永无休止地寻找着它的碎片。

敌人

Scou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全视使

全视使是一个全身半透明且透着蓝光的神秘悬浮机械,在玩家的段位达到3以上时,它会随机在任务中出现。

在任务中出现后,如果它没有注意到玩家角色的存在,就会去随意扫描周围的物体。根据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可以推测出全视使是Sentient无人机。

Orokin之月地图板块中,两个全视使会在任务前期出现。如果它们被扫描、攻击或是扫描了玩家,它们就会从场上消失并召唤战斗型Sentient——震荡使武装使来攻击玩家。

首次扫描全视使后,就会触发Natah系列任务。

SentientTrooper.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武装使

武装使为Sentient战斗型无人机,十分擅长远战的他们能够发射炸弹或是大量的激光束. 他们通常在全视使在月球扫描完一个Tenno后出现。

SentientMeleeTrooper.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震荡使

震荡使Sentient战斗型无人机,十分擅长近战的他们能够快速地进行致命的打击,亦或是利用他们双臂上的棍棒形成旋风进行攻击。他们通常在全视使月球扫描完一个Tenno后出现。

MimicSentien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拟态者


拟态者是在牺牲系列任务中出现的Sentient无人机。他们会拟态成周边物体并趁对手经过时伏击对方。

Eidolon Vomvalista.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轰击使


夜灵轰击使俗称小夜灵/小的,是一种在夜灵平野的夜晚游荡的特殊Sentient生物,它拥有两种形态:硬壳的物理形态和幽灵般的能量形态。

Teralys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兆力使

夜灵兆力使是一个在夜灵平野夜间出没的巨大的Sentient生物。他们是在对抗Tenno的上古之战中战败的Sentient残余力量,他们现在在平原中永远地徘徊着,并寻找他们丢失的部件。 尽管不再完整,他们依然是强大的生物,拥有强大的攻击力和持久的防御力,但是攻击倾向不高,如果你的守护或者其他敌人并未对其造成伤害,你甚至可以站在它的头上,一旦受到攻击,他将进行无差别攻击。

TeralystBig.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巨力使

巨力使是一个在夜灵平野夜间出没的巨大的Sentient生物,其体型远比兆力使巨大。它的右臂是一块沉重的巨石,其巨大的体型使其每走一步都会产生一道冲击波。

夜灵Sentient都是在远古之战中的一只巨型Sentient在对抗Tenno时被击败遗落的碎片,并始终在试图着寻找其他的碎片。 这些碎片的实力虽远不及过去的那只Sentient,但仍具有着极其强大的攻击力与防御力,并且保持着对Tenno和Grineer的敌意。

TeralystRain.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水力使

水力使是一个极其庞大的Sentient生物。这个传说般的夜灵只会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通过特定的仪式在夜晚被召唤出来。据外观推测它右臂的武器是它本体Sentient的着陆架部位,在它周围的地带会由于其神秘的能量形成局部的风暴天气。

夜灵Sentient都是在远古之战中的一只巨型Sentient在对抗Tenno时被击败遗落的碎片,并始终在试图着寻找其他的碎片。 这些碎片的实力虽远不及过去的那只Sentient,但仍具有着极其强大的攻击力与防御力,并且保持着对Tenno和Grineer的敌意。

小常识

  • 由许多传说和情报证明,大多数的Sentient都有着多具身体(行动平台)、多个头部(储存意识)、多种嗓音和感知器官,这证明Sentient和Infested的蜂群意识不同,他们有着多个单一的独立意识,但是每个独立意识都能同时掌管多个行动平台。这也可以解释为何Hunhow的身体在远古之战中被摧毁,但仍然保有他的意识而没有死亡。同样地,在夜灵平野中即便那只巨型Sentient的中央意识核心被摧毁,但剩下的碎片仍然是活着的,即便不再拥有着意识。
  • 尽管游戏在很早就提到过Sentient,但直到更新17之后,有关Sentient的相关细节才逐渐明朗起来。
  • 虽然游戏中并没有提到Sentient原先被派往的Tau星系到底是哪个星系,但最接近的应该是Tau Ceti星系。因为那里是地外生命可能成长的环境之一,所以在那里发展殖民也是合乎逻辑的。
  • 一款早先发布的守护外观名为“Hunhow守护面具”,它不但与Sentient族的Hunhow同名,而且外形也与武装使震荡使面部相似。目前尚不知这是否是官方有意埋下的伏笔。
  • Hunhow曾把它的碎片称作敌人,这可能是在暗示Tenno正在使用着它的碎片——战争之剑作为武器。
  • 更新 22中添加了新的夜灵Sentient——轰击使兆力使
  1. "但是当你到达那个遥远的世界时......你知道,总有一天,我们也会毁灭它。就像我们对地球一样。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战争。" - Ballas, 牺牲中Vitruvian的录音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