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tionsSentient.png
Sentient取得了胜利。他们将我们的武器,科技反过来对付我们。我们的成果越先进,输的就越凄惨。

–Orokin 'Warframe' 档案 (源自资料库中的ExcaliburIcon272.png Excalibur条目)

Sentient是一个机械种族,它们来自于Tau星系并且是上古之战中Orokin的首要敌人。在最开始它们被认为是完全来自于外星的种族(OrokinGrineerCorpusTenno看上去似乎都是由地球上的人类或是由人类演化的种族),但后来中枢Simaris所提供的一些结合仪式铭刻的内容似乎暗示了它们其实是由派往Tau星系的环境改造机器人进化而来的,为了达成殖民星系的目的和消除一些Orokin执行官的疑惑,他们被给予了极强的环境适应能力。它们的名字源于Sentience(感情)一词,这也印证了它们在进化的历程中获得了自我意识,再加上他们所谓的环境适应——能感受伤害并随之变化抵抗伤害的能力,让它们成为了Orokin帝国最大的威胁。

历史

Natah任务中出现的,地球上的Sentient残骸

Orokin时代

德特昂船员结合仪式铭刻条目表明,Sentient(或它们的祖先)是Tau星系中的环境改造工具。为了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它们被赋予了适应任何伤害的能力和损坏再生的能力。但这种能力有一个代价:虚空对它们来说就是“剧毒”——虚空的力量会干扰他们的适应能力与自我复制能力。因此,这些机器人在被送到Tau星系之后,就只能在那里工作,没有任何安全返回的途径。 在Tau星系发展的过程中,他们意识到了最终他们的造物主也会像对地球一样榨干Tau星系的资源[1],于是他们回到了起源星系和Orokin发动了战争,他们依靠其适应能力抵抗住了Orokin最先进的武器。在绝望之际,Orokin利用了Zariman Ten Zero飞船事故上的幸存者,虚空给予他们的力量使得他们能够对抗Sentient,他们以古老的方式战斗,并通过战甲以给予宣泄力量的管道,随着Tenno的应用,Orokin最终赢得了胜利。

Hunhow本体的碎片,他在远古之战就被摧毁并被埋藏在天王星的深海当中。

然而,Orokin最终被Ballas出卖了,为了给他死去的心爱之人Margulis复仇。通过Ballas泄露给Hunhow的情报,他让他的女儿——Natah伪装成一名人类,作为间谍潜伏于起源星系中。她将从内部瓦解Orokin帝国,并消灭Tenno。 Natah完成了Hunhow的主要任务——摧毁Orokin一族,但她最终决定放过Tenno,并将他们收养为自己的孩子,就像以前的Margulis一样。Natah最终决定将Tenno安置在储梦池之中并将储梦池隐藏在了虚空里,这样Tenno就能免受Sentient的反击。她还彻底放弃了原有的身份,并以Margulis生前最喜爱的花——莲花(Lotus)自称。Sentient们不久后开始相信Natah被Orokin重新编程了,在一次任务中她和几个指挥官偶然遇到了她的哥哥Erra,尽管他一再提醒,她还是没认出他来。总的来说,这使得Hunhow家族对Tenno产生了长期的反感,他们认为指挥官是善于操纵他人的寄生虫。

Warframe时代

在"Sentient之墓"预告片中,ExcaliburIcon272.png Excalibur正在对抗由震荡使武装使组成的大军。

尽管Sentient绝大多数的兵力都投入于远古之战当中,根据夜灵平野的日记碎片Saya的守夜中的内容,曾有一只巨型的Sentient降落在了地球上。这一强大的Sentient对于周围的城市和塔——Unum之塔,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当其他Tenno分散于各地时留在地球守卫人民时,Unum在人民和GaraIcon272.png Gara的帮助下抵抗着这只Sentient。这个Sentient在夜幕降临时进攻Unum,又在黎明到来时消逝。Gara在白天时搜寻Sentient的栖息地,由于这个夜灵的出现是Unum的责任,他一开始没有允许Gara与Sentient直接交战。但为了帮助Gara的搜寻,Unum分发了一些精炼赤毒给他的追随者,让他们在白天将这些赤毒喂给平野上的小动物,这样这些小动物的意识就会与Unum链接,Unum通过和小动物的视觉共享来寻找sentient在白天的藏身之所。

然而Unum的计划有一个巨大的错误,当Sentient捕获了一只被灌输了赤毒的小动物进行研究时,他们发现赤毒能够恢复他们失去的复制能力。看见了取胜战争的希望,Sentient加剧了对Unum的攻势,当Sentient围攻Unum时,Gara决定自己带着一个炸弹去与Sentient同归于尽,就在Sentient意识到Gara的计划时,她已经在它的核心上引爆了炸弹,爆炸最终毁灭了那只Sentient,并消去了对Unum的威胁。

作为这场大战的证明,这只Sentient的残骸散落在夜灵平野上,为平野增添了不少景观。然而这份黑暗的力量仍遗留在这片土地上,随着夜幕的降临,这份力量将会改变平野的环境;而夜灵则作为毫无意识的怨灵,整夜徘徊于平野永无休止地寻找着它的碎片以使自身回归完整。

在Gara牺牲后,就在她与Sentient的那场决定性战役遗留下的地方,也就是现在Ostron人称为戛拉托特湖的地方。除了Unum和她最忠实的信徒夜羽们知道外,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Sentient的主体意识依然蛰伏在这湖水下的某一处,并且它会在夜幕降临时尝试将它的躯体再次回归完整。然而,唯独有一架被认为是看守人的Warframe到来了,夜复一夜的驱使着Sentient。这种情况一直存在直到一个决定性的夜晚,那一夜这看守人愚蠢的尝试去与Sentient连接,却被它反噬。发现Sentient尝试将它作为一种方式来重构自己时,这架看守人Warframe将自己投入湖底来封印Sentient。在漫长的作为“锚”来封印Sentient的时间里,Sentient将它可怕的力量灌输进看守人体内,将它变成了RevenantIcon272.png Revenant

武器

SentAmpSet1GripC.png
Battacor.png

到目前为止,始源星系[2]的人们认为Sentients是一个遥远的记忆,有一些Sentients在远古之战中活了下来,但在始源星系中这些Sentients仍然处于休眠状态,而且数量很少、相距甚远。尽管如此,一些Sentient的武器还是落入了各种人的手中,例如战争之剑幻离子。特别是隐居的夜羽,在Unum的帮助下目睹了Gara的最后一场战斗,然后他们利用来自夜灵平原的资源为增幅器开发了模块化部件,这种武器能转换指挥官的虚空能量以在战斗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Sentient的科技在总体上看起来是有生命的,身体外观上他们多呈现出弧线,拱形和对称性的完美结合。每个Sentient能量都源自机身内的能量核心,再加上他们在Orokin帝国时的独立发展,时间让他们发展出了对他们来说十分合适的“异形”外观。但这种设计理念仍然有他的缺点,任何能够撕裂Sentient躯干并将核心暴露在外的力量都会轻而易举的杀死他们。由于虚空的特性,Sentient修复他们身体的能量受到阻碍,例如破碎的战争之剑是使用战争之剑被损害后的遗骸制成的武器。

对Sentient的技术了解有限, 再加上他们拥有反制科技的能力,对Sentient的研究几乎没有任何的进展,而对于Sentient科技的发展也只止步于发掘Sentient的机体; 中枢Simaris制造出了关于夜灵碎片的人工复制品,即 合成的夜灵碎片 ,尽管它在转换专精时并没有闪亮的夜灵碎片光辉的夜灵碎片那么强效。令人惊讶的是,Grineer已经研制出了夜灵诱饵用来控制sentient能量, 现在已经被部署在驻扎在希图斯郊外的Grinner巨牙部队,以在晚上来吸引并控制 夜灵轰击使来保护部队。无论如何,Grineer仍然会谨慎行事,将其大本营和前哨基地的位置远离夜灵兆力使

不仅如此,Corpus也正在开发属于他们自己的Sentient-Corpus科技。奥布山谷中的一个实验室持有完好的 震荡使 的机体,在一个特殊的实验室被几个仪器包围着,同时在实验室附近也有一个武使之力射击实验室。最终Corpus利用科研成果制造了被Sentient护盾保护的 利润收割者圆蛛,再加上其他的因素,圆蛛似乎是无敌的。Corpus集气城市中的站点同样部署了并合体, 不论是Grineer还是Corpus都喜欢去研究Sentien的科技。Corpus第二场梦中更进一步地去利用Sentient的机体来制造武器,这也暗示了他们把Sentient的机体并合在一起以用来制造武器。

敌人

夜灵

夜灵是出现在夜灵平野的特殊Sentient,是一架在远古时期陨落的巨型Sentient残留的无意识躯体碎片。它们只会在晚上活动。

Eidolon Vomvalista.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轰击使

夜灵轰击使俗称“小夜灵”,是一种在夜灵平野的夜晚游荡的特殊Sentient生物,它拥有两种形态:硬壳的物理形态和幽灵般的能量形态。

Teralys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夜灵兆力使 夜灵兆力使是一个在夜灵平野夜间出没的巨大的Sentient生物。他们是在对抗Tenno的上古之战中战败的Sentient残余力量,他们现在在平原中永远地徘徊着,并寻找他们丢失的部件。 尽管不再完整,他们依然是强大的生物,拥有强大的攻击力和持久的防御力,但是攻击倾向不高,如果你的守护或者其他敌人并未对其造成伤害,你甚至可以站在它的头上,一旦受到攻击,他将进行无差别攻击。
TeralystBig.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夜灵巨力使 巨力使是一个在夜灵平野夜间出没的巨大的Sentient生物,其体型远比兆力使巨大。它的右臂是一块沉重的巨石,其巨大的体型使其每走一步都会产生一道冲击波。
TeralystRain.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夜灵水力使 水力使是一个极其庞大的Sentient生物。这个传说般的夜灵只会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通过特定的仪式在夜晚被召唤出来。据外观推测它右臂的武器是它本体Sentient的着陆架部位,在它周围的地带会由于其神秘的能量形成局部的风暴天气。

无人机

无人机是标准的Sentient单位,在各种场合中大量出现,它们大都具有标志性的伤害适应能力。

Scou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全视使

全视使是一个全身半透明且透着蓝光的神秘悬浮机械,在玩家的段位达到3以上时,它会随机在任务中出现。

在任务中出现后,如果它没有注意到玩家角色的存在,就会去随意扫描周围的物体。根据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可以推测出全视使是Sentient无人机。

Orokin之月地图板块中,两个全视使会在任务前期出现。如果它们被扫描、攻击或是扫描了玩家,它们就会从场上消失并召唤战斗型Sentient——震荡使武装使来攻击玩家。

首次扫描全视使后,就会触发Natah系列任务。
SentientTrooper.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武装使 武装使为Sentient战斗型无人机,十分擅长远战的他们能够发射炸弹或是大量的激光束. 他们通常在全视使在月球扫描完一个Tenno后出现。
SentientMeleeTrooper.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震荡使 震荡使Sentient战斗型无人机,十分擅长近战的他们能够快速地进行致命的打击,亦或是利用他们双臂上的棍棒形成旋风进行攻击。他们通常在Tenno在月球扫描完一个全视使后出现。
MimicSentien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拟态者

拟态者是在牺牲系列任务Sentient异常中出现的Sentient无人机。他们会拟态成周边物体并趁对手经过时伏击对方。

Brachiolys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狂战使
Symbilys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共生使

SentientSentient派系的无人机单位,能掉落Shedu.png 舍杜的部件。仅可以在面纱比邻星中的Sentient异常中找到他们。

Aerolys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空飞使

空飞使 是一种倾向于在高空盘旋并有能力治愈盟友的Sentient战斗无人机。除去它的伤害适应能力之外, 它对所有伤害免疫,直到它躯干周围的八个罐子被摧毁。

一旦空飞使变得可以被伤害,只要它不断受到伤害,它就会一直保持可被攻击的状态,但是如果它在一定时间内不再受到伤害,它将会重新获得它的躯干周围的八个罐子。

Ortholys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直垂使

Ortholysts are Sentient drones of near skeletal appearance, with two additional, larger appendeges on their backs. Although they possess armcannons for closer ranges, they will try to keep their distance to enter a stationary mortar form.

In their stationary mode, they will launch two projectiles in an arc, which at their highest point will burst into 3 homing projectiles each. They will stay in this mode even under fire, but will return to their mobile form when an enemy comes too close.

Summulys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召唤使

召唤使是一种高阶Sentient,他们可以在两种模式间来回切换:机动模式与传送门模式。当活动时,他们只能使用双臂上的小型火炮进行攻击;但作为传送门时他们可以最多召唤3个唱鸣使,并且还能发射追踪导弹。

Choralys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唱鸣使

唱鸣使是一类幽灵形态的Sentient,其最明显的特征便是原来双臂的地方生长的长型能量卷须。通常由召唤使以增援的形式大量出现, 但与其他Sentient不同的是其生命值不够高。与狂战使一样不具备伤害适应能力。

头目

Teralys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夜灵兆力使 夜灵兆力使是一个在夜灵平野夜间出没的巨大的Sentient生物。他们是在对抗Tenno的上古之战中战败的Sentient残余力量,他们现在在平原中永远地徘徊着,并寻找他们丢失的部件。 尽管不再完整,他们依然是强大的生物,拥有强大的攻击力和持久的防御力,但是攻击倾向不高,如果你的守护或者其他敌人并未对其造成伤害,你甚至可以站在它的头上,一旦受到攻击,他将进行无差别攻击。
TeralystBig.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夜灵巨力使 巨力使是一个在夜灵平野夜间出没的巨大的Sentient生物,其体型远比兆力使巨大。它的右臂是一块沉重的巨石,其巨大的体型使其每走一步都会产生一道冲击波。
TeralystRain.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夜灵水力使 水力使是一个极其庞大的Sentient生物。这个传说般的夜灵只会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通过特定的仪式在夜晚被召唤出来。据外观推测它右臂的武器是它本体Sentient的着陆架部位,在它周围的地带会由于其神秘的能量形成局部的风暴天气。
Ropalolyst.png
MainArticleIcon.png主条目蝠力使

蝠力使是一只骁勇善战的巨型Sentient头目。它位于重置后的木星Corpus集气城市中的一个刺杀任务节点。玩家需要完成虚妄嵌合序言后才能挑战它。

Natah将自己的一部分分离,成为了蝠力使,它被作为和Alad V "交易"的一部分,用于监视它在研发并合体上的进度,很显然,Alad V对此感到非常不悦。

小常识

  • 由许多传说和情报证明,大多数的Sentient都有着多具身体(行动平台)、多个头部(储存意识)、多种嗓音和感知器官,这证明Sentient和Infested的蜂群意识不同,他们有着多个单一的独立意识,但是每个独立意识都能同时掌管多个行动平台。这也可以解释为何Hunhow的身体在远古之战中被摧毁,但仍然保有他的意识而没有死亡。同样地,在夜灵平野中,即便那只巨型Sentient的中央意识核心被摧毁,但剩下的碎片仍然是存活着的,即便不再拥有着意识。
  • 尽管游戏在很早就提到过Sentient,但直到更新17之后,有关Sentient的相关细节才逐渐明朗起来。
  • 虽然游戏中并没有提到Sentient原先被派往的Tau星系到底是哪个星系,但最接近的应该是Tau Ceti星系。因为那里是地外生命可能成长的环境之一,所以在那里发展殖民也是合乎逻辑的。
  • 一款早先发布的守护外观名为“Hunhow守护面具”,它不但与Sentient族的Hunhow同名,而且外形也与武装使震荡使面部相似。目前尚不知这是否是官方有意埋下的伏笔。
  • Hunhow曾把它的碎片称作敌人,这可能是在暗示Tenno正在使用着它的碎片——战争之剑作为武器。
  • 更新 22.0中添加了新的夜灵Sentient——轰击使兆力使

另见

引用

  1. "但是当你到达那个遥远的世界时......你知道,总有一天,我们也会毁灭它。就像我们对地球一样。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战争。" - Ballas, 牺牲中Vitruvian的录音
  2. Origin System
5.0
2人评价
avatar
R
0

共生屎拟态屎整进来,gkd

1年
R
0

更正,共生屎狂战屎(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