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no.png
Tenno是失落的武士,来自地球古老而神秘的Orokin文明。在冷冻仓中沉睡了数百年光阴的Tenno,被唤醒面对一场全新的战争,他们是Orokin制造的Warframe的唯一继承者,必须战斗并抵抗诸多势力。Tenno的记忆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退,但他们对枪械,刀剑和Warframe装甲的精通并未随之而去。

历史的碎片显示纪律和骑士精神是Tenno价值观的基础:如今也一样吗?Tenno正在适应一个他们并不熟悉的崭新世界。一些人认为他们是高贵的战士,利用自己的力量反抗独裁的压迫,一些人认为他们是投机取巧的佣兵,利用Warframe的强大能力获得财富。不论他们的未来会怎样,Tenno们都永远团结一致面对共同的敌人,对彼此忠心。

–Warframe官方网站

Sentient取得了胜利。他们将我们的武器,科技反过来对付我们。我们的成果越先进,输的就越凄惨。除非我们能找到新的出路,不然战争就已宣告结束。在绝望之际我们转向了虚空——那里是漆黑不见的夜晚,是虚无的地狱,我们的科学和推理在那里全然失效。

我们接收了从那里归来稀少而扭曲的生物。在他们的身上铸造外装甲,提供宣泄痛苦的管道,给予他们古老形式的武器,枪械与刀具。一种全新的战士,新的法则诞生了。这些被遗弃者,这些Tenno,成为了我们的救世主。这些钢铁铸成,宛如神一般的战士,对我们的敌人以他们前所未见的方式施予狂怒的打击。

Excalibur正是首位战士。

–Orokin ’Warframe‘ 档案

Tenno是玩家控制的派系。每个玩家都是一位拥有战甲的Tenno。Warframe提供的作战优势大大高于依靠高科技作战的Corpus和利用数量填补劣势的Grineer;即使是最不熟练的Tenno也可以依靠Warframe单挑大量步兵,经验丰富的Tenno甚至可以弹指一挥间毁灭敌人的整支军队。

在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中苏醒的Tenno并不了解自己的真正力量。

每位Tenno都带有一把主武器,一把副武器和一柄近战武器。他们的武器包括各种类型的步枪、霰弹枪、手枪以及刀剑,以及一些奇异的近战武器,例如双手杖,长柄战斧,甚至还有动力拳套。不同的Warframe都拥有各异的能力,Volt拥有超越常人的敏捷性,Frost可以召唤致命的雪崩。同时,Warframe的模块化结构让它可以不断升级还有广泛的定制能力。利用这些武器,装甲和独特的能力,一个配合默契的Tenno小队可以灵活地应付几乎任何情况。

武装

U10DesignCouncilTennoAR.png

主条目 :分类:Tenno

Tenno创造出了大量“自制”武器和装备,大部分来自Orokin同胞,但也有一部分是原创设计。Tenno武器一般倾向于充满流畅的线条、象征性的设计,并给它们流畅的、侵略性的外形。Tenno武器是玩家最常使用的武器。

Lotus

Photo-4.png

主条目Lotus

从冬眠仓中醒来,Tenno被一个自称为Lotus的人所引导。利用任何必要手段保护她的人民,Louts在各种任务中利用视觉映像和来自一个未知的地方的音频广播引导Tenno。即使是在Tenno休息时,她也仍然笼罩在神秘的气息之中。在Natah系列任务中,她的来历和动机得到了一些解释。

某些武器利用Lotus标志来区分是独特的Louts版本或者是Tenno的普通版,而大部分武器上Lotus的标志仅仅用于代表这把武器是Tenno制造的。 人质救援任务中的解救目标似乎是普通人类,身穿带有Lotus标志的紧身衣。我们可以推测这有可能是一些普通人,或者是唤醒后被地方控制的Tenno。

轨道飞行器

Tenno carrier.jpg

主条目轨道飞行器

轨道飞行器是一个灵巧的运输用无人机,用于将玩家运送到任务地点或协助他们撤离。飞行器下部是一个可旋转的人形隔间,可以在部署Tenno或撤离时打开。飞行器还配备了牵引光束设备用于运输重型货物,例如巨人战舰的能量核心。

某些玩家发现船体内部的空间似乎比从外面看起来更加宽阔,官方给出的解释是:玩家是正确的,里面比外面大的空间技术是由Orokin所研发。另外,飞船上还有名为Ordis的AI(也是由Orokin制造),它是飞船上的总控制电脑。

起源

Orokin在帝国的兴盛时期卷入了与Sentient(一种由Orokin制造并在很久以前被送到Tau星系的环境改造机器人)的战争之中。Sentient拥有迅速适应高科技武器的能力,这使得Orokin的各种先进武器在他们面前毫无用处。在绝望之中,Orokin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Tenno。

Tenno是由于一个发生在很久以前的意外事件才出现在世上,那个时期被称为“虚空纪元”。当时有一艘被称为Zariman Ten-Zero(Zariman 10-0)的飞船因为一次虚空跃迁事故而迷失在了虚空(一个混沌的亚空间)之中。在事件发生数年之后,这艘飞船被找回来了,但船上只有孩子们幸存了下来。这些孩子由于长时间暴露在虚空能量下,他们的身体已经发生了一些异变,并且获得了一些特殊的能力。Orokin对他们的存在既感到恐惧又十分感兴趣。

为了能获取他们身上蕴含的力量,Orokin进行了几次试验,但都遭遇了惨痛失败。这使得他们意识到这些孩子的能力无论是对他们自身还是对周围的人来说都是十分危险的。后来,一位名为Margulis的Orokin研究员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这些孩子可以通过梦境来集中并控制自身的能力。然而后来这名研究员因试图保护这些孩子被处决,她的研究成果也被用在了一种叫传识的技术上。这种技术能让这些孩子的意识和能力远程传导至另一个类似于傀儡的身体上,也就是所谓的Warframe(战甲)。利用一种被称为活体连接器的装置,这些孩子就可以将自己的力量通过这种通过尖端技术打造的人形战斗装备集中并释放出来。这种方式不仅仅能让他们更好地控制自身的力量,也避免了能量暴走的可能性。这些幸存者们后来被安置在了月球上的一处被称为储梦池时又能远离敌人的威胁。

这些指挥官,也就是后来的“Tenno”,学习了各种战斗技巧。他们的出现扭转了战争的局面,并逐渐压制住了Sentient。

Orokin本以为消灭了Sentient,自己就可以万事大吉,但事与愿违。由于某种未知的缘由,在Orokin的胜利庆典上,战甲们突然发动了攻击。他们将Orokin的高层领导尽数歼灭,并让整个帝国陷入了混乱之中。这次事件最终也成为了整个帝国灭亡的导火索。

就在Orokin分崩离析之际,Sentient依然在暗中行动着。他们计划潜入Orokin内部并消灭Tenno。执行这项任务的特工名为Natah,她在任务过程中逐渐与Tenno变得十分亲近,并最终放弃了任务,背叛了自己的种族。Natah动用了各种资源将月球藏匿在了虚空之中,从而让Sentient无法对Tenno们下手。她还让分布于太阳系内的各个战甲进入冬眠舱内以备日后不时之需。Natah最终成为了Tenno的监护人和指引者,并给自己重新起了个名字——Lotus。她一直照看着沉睡中的Tenno,直到世界再次需要他们的时刻到来。

小常识

  • Tenno的复数形式依然是Tenno。
  • 根据游戏的艺术指导Mynki在Devstream #4中透露的信息,官方对战甲之中的每一名Tenno都有外观设定[1]。不过这些设定可能会随着游戏开发而更改。
    • 根据Limbo定理中的情节以及DE放出的一些消息表明官方已经放弃了Tenno可以穿着各种战甲的设定。
      • 根据第二场梦中展现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出战甲根本不是一种用来穿着的外甲。他们是Tenno通过活体连接器(最初在储梦池轨道飞行器内)来控制的躯体。不过,由于战甲身上依然有许多有机体部件,所以其身体中是否有人类存在依然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 游戏中的敌方派系对Tenno有各种侮辱性的称呼。
    • Corpus将Tenno称为“背叛者”。
      • Stalker的资料库条目中对“背叛者”这个称呼的渊源做出了解释。Stalker认为Tenno在战争胜利后的庆功仪式上杀死了他们的主人。
      • 逆进恐鸟结合仪式条目中对此进行了进一步的解释:Corpus是那些Orokin残存者的后裔,在经历了帝国崩坏的时间后,他们逐渐沦落为拾荒者一般的存在。这也说明了为什么Stalker不是唯一把Tenno当作背叛者的人。
    • Infestation将Tenno称为“空虚的躯壳”。
    • Grineer对Tenno的污蔑性词语是最多的。
      • Vay Hek议员Sprag将Tenno成为“害虫”和“闪亮的小虫子”。
      • Tyl Regor喜欢将Tenno称为“蜥蜴”(除此之外还有“寄生虫”、“一无是处的丑八怪”以及“该死的蠕虫”)。
  • 根据Stalker的描述,他与他身边的一些人只是“低等护卫”。也就是说,Tenno与他们这些低等护卫的身份是不同的。有可能Tenno是属于“高等”或是最高等级的Orokin护卫。根据游戏中Misa Syandana Prime的说明文字,我们可以得知Orokin帝国中还有一种圣堂护卫。
  • 耐人寻味的是,联系到本游戏存在的日本文化,tenno一词有日本天皇的意思,尤指被看作神一般的宗教领袖(即拥有神性的领袖),但是在游戏中已知tenno的阶级为高阶护卫。
  • Profit预览短片中,Alad V取笑Tenno为“哑巴贱民”,因为Tenno之前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
    • 这个桥段引发了一些认为Tenno本身就不能说话的猜测,但后来随着游戏的中出现了与Simaris和Darvo的对话选项,这个理论就被证明是不成立的。
  • Nova档案中提到她是“Tenno高等议会”的研究产物,这或许意味着Tenno之中也存在某种管理层。
    • 这个“Tenno高等议会”或许只是在暗指设计议会(一群为Digital Extremes提供各种与游戏相关建议的玩家群体)。Nova是首款通过设计议会中玩家建议所产生的战甲。
  • 在更新14中加入的一段对话中,Vor上尉蛔虫几乎已经附着到Tenno的脊椎骨上了,这可能在暗示Tenno的生理结构上与人类十分相近。
    • 第二场梦系列任务中表明战甲其实是一个被Tenno远程控制的躯体。这样也应证了“附着到脊椎骨”这句话。
  • 在以前,有关“玩家角色”到底是什么有过许多争论,一些观点认为玩家只是一名能切换不同战甲的Tenno,而另一些则认为每个战甲之中都有一个Tenno存在(就像是网游中能选择多个角色,但这些角色也都同时存在)。自从Limbo定理中Ordis提到让指挥官(玩家角色)在“使用这套战甲”时要小心,我们可以肯定玩家控制的只有一名Tenno,并且这名Tenno可以使用不同的战甲。
    • 在上述内容公布后,又有不少争论围绕着Ordis这句话到底是对玩家说的还是对游戏中的角色说的而展开。不过之后在Reddit上Steve表示这句话确实是对游戏角色说的。[2]
    • 第二场梦系列任务中表明了战甲只是一种“用于传导能力的”战斗傀儡,而指挥官才是真正的控制者(通过活体连接器或直接接触)。
    • 另外,在游戏早期的大多数防御任务中都会出现“战甲冷冻舱”,这些舱室里都装着穿着紧身服的人形生物(与中继站内的工作人员或集团特工相似)。这个现象或许表明这些冷冻舱中的人形是为了Tenno与战甲之间的连接而存在的。
  • “Tenno”这个名字能追溯到Digital Extremes开发的黑暗地带这款游戏中的Hayden Tenno角色。Warframe中的很多元素都有着这款游戏的影子,
  • Tenno喜欢坐下时喜欢使用“跪坐”姿势。这是一种在日本较为常见的坐姿。
  • 在更新18中,那些最终成为Tenno的孩子们当时乘坐的飞船全名终于在Ember Prime资料库条目中揭晓。
    • 如果仔细斟酌一下,这艘飞船的全名中隐含着一点文字游戏,并且暗指了Tenno的起源。Ember Prime的资料库介绍中以前只提到了这艘船的一部分名称,也就是Zariman,而没有提及Ten-Zero(10-0)部分。在英语中,组合数字中的“zero(0)”常会被简写成“oh”。这种情况在流行文化中很常见。因此,Ten-Zero就可以写成“Ten-Oh”。如果为了发音和书写方便,这个词还可以进一步简写为“Tenno”。如果这个推测属实,那我们就可以看出Orokin对这些孩子们并不友好。他们用类似与数字编号的命名方式来称呼这些孩子,表明这些孩子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实验体。

引用

5.0
1人评价
avatar
G
0

infestation说的空虚的躯壳应该是指Warframe。

1个月
avatar
0

轨道飞行器和博士的t娘差不多233

11个月